特斯拉估值

2021-10-28 来源: 作者:木木

  【缘木求鱼】

  类似的博傻游戏虽然常演常新,但见得多了,给人的感觉也就那样。

  木木

  

  看来,苹果手机对整个行业造成的颠覆性影响,带给许多人的震撼是深及灵魂的级别,这带来一个显著的副作用,即,一个东西只要长得像“苹果”——别管真像假象,就会被人几乎本能地与苹果进行“对标”,发展到极致地步,只要看起来像“水果”,也可以大胆地拿来“对对碰”。

  最现成的例子就是“特斯拉”。前几天,当其股价迭创新高、市值突破万亿美元关口之时,许多人就在事后“说明会”上把二者“拉郎配”了一番。有个叫凯瑟琳的“创投当红明星”,说到激动处,甚至把特斯拉的股价从800美元喊到了3000美元;另一个叫“大摩”的,稍显保守一些,不过,“喊价”也从900美元直接蹦到1200美元。也是,颠覆性产品必须有颠覆性对价;而颠覆性的价格或许也有助于证明对标产品具有颠覆性属性。

  未来不易把握。特斯拉会在什么时候实现预言中的颠覆,姑且别去瞎操心,即使单以当下的境况看,投资者给出的现价已经足够颠覆了,按照市场现在这种路数,“苹果”给“特斯拉”做榜样的资格,显然有问题。数据可以说明一些问题。10月26日(美东时间),特斯拉收盘价1018.43美元,对应的动态市盈率超过330倍。更久之前——特斯拉的市盈率突破173倍的时候,熊方阵营就惊呼“股价严重高估”,现在,面对近乎翻番的市盈率,真想象不出熊方阵营会发出什么样的动静。

  从市盈率的角度观察,颠覆了整个行业的模范生“苹果”,似乎就从未如此高光过——就此而言,说它已没有对标特斯拉这个后起之秀的资格,一点儿问题也没有。同日(美东时间10月26日),苹果收盘价是149.32美元,对应的动态市盈率将将超过29倍,而这已经近乎历史最高水平。

  30倍的市盈率和300倍的市盈率,标识出的差别,恐怕不能随意对待,或者视而不见。“苹果”颠覆了手机行业。苹果手机出现之前,手机只是移动电话,只要不打电话,再不考虑炫耀因素和身价识别作用,手机就近乎无用之物;苹果手机出现之后,手机的内涵就实现了跨维度的拓展,与社会人、经济人紧密捆绑在一起,成为人们须臾难离的依赖。从这个角度审视“特斯拉”,其局限性就清清楚楚,虽然被各路人马多方赋能,但其基本属性并未脱离乘用工具的范畴,说得再“残酷”一些,每天晚上睡觉前,谁会跑到“特斯拉”里面躺一会儿,或者没完没了地鼓捣鼓捣“新功能”?

  从这个角度看,“特斯拉”与社会人、经济人的捆绑程度还松散得很,即使在发挥乘用工具作用的时候,这种捆绑也未见得有足以傲人的深度,所谓的颠覆性就显得挺夸张。就此而言,投资人给出300倍的“实价”——10倍于“苹果”的喊价,实在有点儿莫名其妙。哪怕特斯拉刚刚接了个“远期总价”42亿美元的“大单”,投资者似乎也完全没有必要立即给马斯克开一张195.5亿美元的奖励支票。

  这种充满“无条件溺爱”味道的操作,置于历史市场和现实市场的背景下,足以让人品味的味道就显得亦复杂、亦浅白,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这种反馈机制天然带了很强的风险(包括信用风险)基因。虽然一直有人很倔强地盛赞特斯拉的颠覆性作为,并以此作为自己投资操作的依据、给出高估值的背书,但是如果换个角度,把这种所谓的价值投资理解成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就其近乎癫狂的表现看,似乎也未尝不可。毕竟,类似的博傻游戏虽然常演常新,但见得多了,给人的感觉也就那样。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本版导读

2021-10-28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