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国芯终止收购 再融资项目面临调整

2017-07-18 来源: 作者:阮润生

  证券时报记者 阮润生

  

  停牌近半年,“紫光系”旗下芯片平台紫光国芯7月16日晚公告,因条件不成熟,终止筹划收购长江存储。昨日复牌后,紫光国芯出现一字跌停。

  另外,紫光方面向e公司记者回应后续800亿元定增计划时表示,公司正在与中介机构一起评估项目后续调整或变更方案,不排除对项目做重大调整或终止的可能。

  监管收紧重组告终

  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表示,证监会新规导致重组难度加大,监管、审批难,成为本次终止重要原因。同时,长江存储科技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江存储”)还在研发期,存在很多变数,未来业绩、盈利、估值等都存在太大变化,也加大了审批通过的难度。

  本次紫光国芯收购的标的,正是肩负国家存储器芯片生产重任的长江存储,该公司成立于2016 年12月21日,注册资本386亿元。股东结构显示,紫光国芯间接控股股东紫光集团,通过旗下控股子公司紫光国器持有其51.04%的股权。

  按照收购计划,紫光国芯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标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但本次交易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也不构成借壳上市。

  除了长江存储外,紫光国芯还拟收购第三方芯片设计公司。外界曾猜测收购标的是英国芯片IP大厂Imagination,供货苹果。但自苹果宣布将在两年后采用自行设计的GPU,Imagination股价随即应声大跌,寻找买家。不过,紫光集团后来发表声明,予以否认。

  对于本次终止,紫光国芯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长江存储的存储器芯片工厂项目投资规模较大,目前尚处于建设初期,短期内无法产生销售收入,收购长江存储股权的条件尚不够成熟。公司与拟新增标的资产交易对方的谈判目前仍没有达成最终意向,且预期难以在较短时间内形成切实可行的方案,故终止收购。

  紫光集团在17日声明中也重申了上述观点,并补充称长江存储是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实施主体公司,由紫光集团控股子公司紫光国器联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目前紫光国器及其他股东的总计386亿元股本金已经全部到位。

  顾文军指出,目前存储器处于涨价周期,等到国内存储芯片出来了,价格可能就会开始大幅度下降了。

  同业竞争待解

  本次重组终止后,紫光国芯还面临百亿定增发行以及同业竞争问题。

  当初紫光国芯宣布停牌,正值2月证监会发布再融资新规,力求规范上市公司再融资行为。紫光国芯大规模再融资可谓“撞上枪口”,在新规宣布后首个交易日便紧急停牌。

  2015年紫光国芯前身同方国芯曾抛出800亿元非公开发行方案,拟收购两家台湾芯片公司,建造存储器芯片厂,但最终流产。而对照证监会新规要求,紫光国芯股票发行规模远超过新规中不得超过发行前总股本的20%规定,定价基准日等也不满足条件。

  紫光集团向e公司记者表示,今年出台的再融资新政策对再融资规模增加严格限制,对公司非公开发行项目会有重大影响,公司正在与中介机构一起评估项目后续调整或变更方案,不排除对项目做重大调整或终止的可能。

  同业竞争方面,紫光百亿定增的重头戏就是建造存储器芯片厂,拟斥资600亿元。这正好与紫光集团出资筹建的长江存储产生同业冲突。

  对此,紫光集团向e公司记者表示,由于受其他项目影响,存储器芯片工厂建设进展较慢。为保证存储器芯片工厂建设进度,由紫光集团设立长江存储先行启动项目。紫光集团承诺,紫光国芯未来若规划存储器芯片业务,在满足条件情况下,有权通过非公开发行、重大资产重组等方式对长江存储进行整合。若紫光国芯不再发展存储器芯片业务,二者潜在同业竞争消除。

  除了长江存储项目,紫光集团官网显示,2月总投资300亿美元的紫光南京半导体产业基地和总投资300亿元的紫光IC国际城项目宣布开工,一期投资约100亿美元。4月,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与紫光集团签署紫光IC国际城项目合作协议,总投资不低于2000亿元。

  顾文军向e公司记者表示,当下国际并购收紧,紫光想通过收购、合作获得国外技术来源、优质资产难度加大,国内产业发展浮躁,入股长江存储虽然是国家战略,但是缺乏系统规划,这些将是紫光面临的主要问题。

  根据规定,紫光国芯承诺自披露公告之日起至少两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本版导读

2017-07-18

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