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

2017-11-15 来源: 作者:木木

  【缘木求鱼】

  是鸵鸟也好,人类也罢,为了看不见某些东西,而把自己的脑袋杵进沙堆里,显然不是高明之举。

  木木

  

  在这个世界上,是鸟,而偏偏又不会飞的,是很有那么几个的,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鸵鸟无疑。

  鸵鸟,全世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是很有些原因的。

  比如,鸵鸟的体型比较高大,老远就能看到。再比如,虽然长着一对儿巨大的翅膀,也确实是鸟儿,但却一点儿也飞不了,不过,跑起来却特别快,这就容易让人一下记住。另外,虽然长相威猛,但于人却没什么害处,其实何止是无害处,简直是好处大大,不但肉可食——据专家研究比牛肉还棒,而且皮也特别好用,极耐揉搓,羽毛还可用来装饰,甚至蛋壳都浪费不了,能工巧匠把它雕琢成工艺品,售卖的价格很不菲,当然这是死之后的待遇,死之前还能骑了参加比赛呢。

  对人有这么多好处,鸵鸟的大名,当然就比较容易行之天下,并永载人类史册了。这一点儿也不奇怪。凡是比较好“欺负”的动物,待遇大抵如此。也是,用处多,脾气好,耐粗饲,繁殖快,不“欺负”你“欺负”谁?而且在“形而下”“欺负”得顺风顺水了,超水平发挥起来,在“形而上”再“欺负欺负”、做做文章,那简直就是极自然的事情了。

  有幸被人这么“欺负”的动物实在不少,可鸵鸟的命运似乎最悲催。这也不能算瞎说,猪啊、狗啊的,虽然被人骂得很彻底,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这也是“罪有应得”,比如狗仗人势、狗改不了吃屎之类的,确实是很写实的“形而上”的升华,似乎算不得什么冤枉。与这些家伙相比,鸵鸟就真有点儿悲剧性“鸟生”了。

  鸵鸟原本是没有把头埋进沙堆里的习性的;不但鸵鸟没有,好像高级点儿的动物,都没有类似的习惯。把头埋进沙堆里,首先,很有违动物性本能,生理上就受不了,一头扎进沙堆里,不但憋闷得慌,而且沙粒儿钻进嘴巴里、鼻孔里、眼皮里,极不舒服,事后清理起来想必也挺麻烦,动物们一般都是极简主义者,最讲求生存效率,这样的习性,大抵是进化不出来的。而且,造物主仁慈,怎么可能把如此没尊严的活法儿强加给它们?

  其次,鸵鸟似乎也用不着把头埋进沙堆里,假装什么也看不见。据专家说,鸵鸟的视力都极好,目力可达10公里以外;尤其是鸵鸟的脖子很长,锐利的眼神被高高地顶起来,估计很少有什么东西能隐匿住。即使有幸运的威胁幸运地躲过了第一时间被发现,到了第二时间,鸵鸟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因为虽然不能飞,但鸵鸟擅奔跑,速度甚至能超过每小时70公里,这样的速度,足以把绝大多数威胁甩得远远的。

  另外,即使逃跑不成,到了搏命的地步,鸵鸟也有拼死一搏的本钱,100多公斤的体重,两条粗壮有力的大腿,再加上特别结实的脚趾,足以让任何野心勃勃的捕食者都好好掂量掂量。

  因此,基本可以肯定,遇到危险,鸵鸟是不会把脑袋杵进沙堆假装什么都看不见的,真那样,这个物种估计早就灭绝了。其实不惟鸵鸟不会如此搞笑,其他的什么动物,别管大小、强弱,一旦面临危险、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没有一个不是使出浑身解数、拼死力争以求生存的。在这个世界上,能假装看不见危险、假装看不见危害、假装看不见不喜欢的东西的,似乎只有人类才有这个本领、才有这个心机、才有这个需求。原本就是自己的毛病,非要按到鸵鸟的脑袋上不可,大约也只有人类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过,别管是鸵鸟也好,人类也罢,为了看不见某些东西,而把自己的脑袋杵进沙堆里,显然都不是高明之举,先别管不愿意看见的东西会不会因此消失,单就个体的生理体验而言,这么做也实在不舒服。自己不舒服,又不解决问题,甚至危险会因此来得更快、更厉害,却还是忍不住本能性地这么做,脑袋大约就是真的注水了。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本版导读

2017-11-15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