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少+钱贵 银行四季度债券配置受影响

2017-11-15 来源: 作者:马传茂
东方IC/供图 数据来源:央行 wind 郑加良/制表 翟超/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马传茂

  

  存款增长乏力叠加负债端成本上升,年末银行整体呈现“钱少”、“钱贵”的特征。这也抑制了银行资产端的配置,尤其是对债券进行持有至到期投资将受到较大影响。

  平安证券宏观研究组认为,目前金融去杠杆之下,存款派生增速减弱,银行购债意愿降低,是当前债市持续性疲弱的重要潜在原因之一。考虑到这一逻辑将在今后大概率延续,债市未来的风险性不容忽视。

  “四季度我们也没钱来做债券配置盘了,资本补充渠道有限,资金都尽量往信贷方向走,明年上半年才会有自营资金来做债券配置。”一位华南股份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表示。

  不过也有大型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还是要看低成本负债的获取能力和资金的机会成本。该行今年存款增长势头不错,因此债券投资无论是配置还是交易都有需求。“我们是以国债配置和同业存单投资为主,考虑到免税效应和资本耗用,目前的国债收益率还是有比较好的配置价值,而3个月同业存单的投资则更像是现金管理工具。”

  银行年末“缺钱”

  四季度银行有多缺钱,从两类存款的增长中可以看出。一类是包括对公和零售在内的银行存款,一类是同业负债。央行数据显示,10月整体存款增长1.06万亿元,但其中包括财政存款1.05万亿元,如果扣除后者,10月银行体系的存款几乎没有增长。

  存款增长乏力也是今年以来的持续性特点。国泰君安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王剑日前研报认为,今年存款更多地落到企业基本户更多的银行,也就是大型银行下,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基本户底子最薄,存款压力最为巨大。

  银行同业资产的压缩也导致派生的存款继续减少。“因为现在很少用同业负债来支撑债券业务,一方面是利润太薄甚至倒挂,另一方面是和监管脱虚向实的要求不符,所以都是用自营资金在做。”一位华南城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称。

  不仅“缺钱”,四季度还“钱贵”。整体来看,银行同业存单利率、回购利率、理财利率均出现趋势提升,凸显负债端的压力。其中,3个月同业存单发行利率从9月中旬的4.34%逐步抬升至目前的4.87%;3个月中债国债到期收益率则由8月中旬的2.8%升至目前的3.57%。

  这也促使银行对同业负债的依赖性下降。Wind数据显示,10月末8家A股上市股份行同业存款累计发行余额约为2.54万亿元,较6月末减少近4500亿元,其中不少股份行和城商行的同业存单余额都出现明显压缩。

  四季度配置盘少

  负债端的增量与成本压力,抑制了银行资产端配置。对今年存款增长压力明显较大的股份行和中小银行而言更是如此。

  “一般来说,一、二季度银行的债券类资产投资相对活跃,而且一直是配置需求大于交易需求,到三季度就做得少了。”前述华南股份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四季度因为确实缺钱,配置盘基本没动,交易盘也比较少,而且临近年末,都在忙着年底的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考核。”

  该负责人表示,考虑到全行目前的加权风险资产状况,以及资本补充渠道较少,该行有限的资金都尽量往信贷方向走。“今年银行在资产配置上都是偏向投放贷款,自营资金少,同业负债成本高,就只能压缩债券投资。”

  中金固收分析师陈健恒则认为,10月以来债券收益率持续上升,比较主要的一个影响因素是银行缺存款配置债券,导致债券尤其是利率债的供需关系恶化,推动了无风险利率的上升,并滞后传导到风险利率。

  此外,按照近年经验,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和优先股往往集中于年末发行,其中2015年和2016年最后两个月的优先股发行占比约为30%。虽然二级资本债和优先股多以银行间互持为主,但仍会占用银行相关指标,也凸显银行MPA考核压力,进而影响到配债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上市银行优先股普遍集中于9月后发行。境内银行中,建行等4家银行境内优先股发行已通过发审委审核,累计发行总额1175亿元。这些优先股预计都将在四季度完成发行。

  不过,也有华南城商行资管部负责人表示,该部门主要对接理财资金,有刚性的债券配置需求,因此并没有明显减少债券配置盘,现有配置以信用债为主。

本版导读

2017-11-15

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