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CEO罗敏印象——杀伐决断 求功心切

2018-01-20 来源: 作者:余胜良

  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

  

  很多人对趣店CEO罗敏的印象停留在他在趣店上市后那篇访谈上,认为他不过是一时得势、经不起推敲。可如果仅停留在此,就无法解释趣店为何能一度上百亿美元,为何有投资者对他那么笃定地支持。

  曾经和罗敏交集的人对其评价不高,称“罗敏当时就是一个屌丝青年,喜欢混圈子,看上去并不是一个很入流的创业者,很难预见其能取得日后的成就。”罗敏怼网友,“任何发现我们名义和实际利率超过36%的人请直接联系我,我提供100万资助费用给你。”对催收问题,罗敏的回应是,“没有,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他回应一切,用的是涂抹的方式,稍有常识者都能看出这些回应多不靠谱。

  还有怼他人品差的,有记者以前帮过他忙,发达后罗敏把他们从微信里拉黑了。背负着这些标签,罗敏最近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他在会议上稍微作了辩护,重点是推介两个新产品:趣店旗下的汽车新零售业务——大白汽车首次亮相,直播答题“百万答人”。校园分期、现金贷之后,罗敏又开始动了新脑筋,每次都是翻天覆地,除了电商基因不变,每次都是和过去彻底决裂。

  如果回顾一下罗敏所做业务,就会发现,他是在不断转型中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径。

  出生于1983年的罗敏,有10多年创业经历,原是波导手机驻印度市场经理,2006年加入一家校园社交网站——由刘震涛等几个北大毕业生创办的底片网,底片网融资不到100万元,烧完之后就结束了。后来又在校园做外卖。2007年,罗敏创立记忆日,一家提醒用户记忆日的网站,把天使投资人鲍岳桥投的200万元烧光,失败之后又去做外卖。

  2010年初罗敏去好乐买打工,负责校园相关的业务,2013年从好乐买离职,罗敏开始尝试不同的创业方向。2013年就尝试和枪毙掉五六个项目,期间做过互联网教育、校园匿名社交等产品,发现都做不大。尽管屡战屡败,一直没怎么做起来,但还是有刘震涛、吕东等几个人一直追随。

  直到2014年3月,决定做针对大学生“分期购物平台”——趣分期,3月21日产品上线。这个时候还是几个人的团队,方式是扫楼发传单,从京东买来产品,再卖给学生,赚分期的钱。一开始网站是PC版,9张图,对应9个产品,没有后台,要用Excel表格一个个抄下来统计。趣分期做起来后,公司快速扩张,到处找学生,全国去扫楼,这时候,罗敏的管理和决断能力显出来了。

  趣分期产品也可以做很多种,罗敏愿意去尝试,发现不行又很快砍掉,这跟他早前的创业经验有关,一个项目耗光投资人的钱才解散,其实早就没什么希望,罗敏吸取的教训是发现不行要敢于早点决策。后来趣分期做过白领和母婴产品,又都很快砍掉了。罗敏团队以快见长,通常下午谈完方案,晚上就开始执行,团队都是逼着往前跑。罗敏有野心,也有驱动力。

  校园贷做得如火如荼,大学生跳楼与“裸条”接连爆出,2016年下半年,校园贷政策监管收紧,趣店退出校园市场,砍掉规模庞大的线下团队,全面向线上的现金贷转型,借助芝麻信用,现金贷也做得非常快。但是现金贷也成为众矢之的,趣店上市不久,现金贷监管严格,罗敏又遭遇障碍了,他又开始转型,开始汽车贷款。

  不管是趣分期还是现金贷,还是汽车贷款,都是做没钱人的生意,利率高,被称为“吃人血馒头”,这个生意注定要走在舆论的刀口上。他曾遭遇不少嘲笑,有些标签会永远背负在身,但他有野心,又有果敢决断的勇气,还在不断给自己打补丁升级。2012年底,罗敏再次创业时,对同伴说,想去纳斯达克敲钟,“人生不敲一次不完美。”这时候,人们还觉得他是诳语,只能引来一段嘲讽。罗敏屡次创业,屡次失败。

  在大学毕业之前以及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罗敏没有表现出天赋异禀,但有喜欢和人打交道的天性。

  2000年,18岁的罗敏考上了江西师范大学物理系通信工程专业,他不喜欢自己的专业,大学四年里,逃课打游戏是常态,成绩不理想,他曾说动学校领导让学生在礼堂看世界杯,并拉来赞助。

  2004年这一年,罗敏大学毕业去波导手机做了东南亚市场的销售。后来他想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研究生,在北大南门的地下室租了一间小屋,在北大听了很多讲座。直到有一天听到李彦宏的讲座,决定不考研,要去创业。在北大,他跟编外人士一样,游走各色人士,长期找不到方法,但生意小,他还往往能拉来投资人。

  创业让人发生变化,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第一次见到罗敏时,觉得说话轻声细语,没有多大信心,第二次再见,聊了半个小时就决定要投了。后来曹毅引来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跟投,周亚辉投资的时候,发现罗敏谈吐以及肢体语言,有些气场,“我觉得罗敏比较老练,下手比较狠”。

  所以周亚辉后来才说,罗敏可以做得更大。

本版导读

2018-01-20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