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想说借钱不容易

2018-08-11 来源: 作者:程喻

  程喻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山东晨曦集团申请破产。该公司曾是山东排名第二的民企,连续7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董事长邵仲毅曾更是以190亿元成为“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山东首富。

  从首富到破产,民营企业的轰然塌落,总是来得比想象中更快一些,但是迹象早已在前几年就已显露。2013年,邵仲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银行突然抽走了晨曦集团19亿元流动资金,使得企业一度面临非常艰难的境地。据了解,时任山东省省长,现在的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亲自出面多方协调,晨曦集团才勉强渡过难关。

  民企融资难,并不是新闻,只是让人惊讶的是,已经做到足够规模的民企处境依然艰难。虽然外界对于晨曦集团的破产始末众说纷纭,该公司不仅在做大豆进口贸易,更从事大豆贸易融资投机套利,但是民企与银行的关系始终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我所在的城市,GDP一路高歌之后今年开始遇冷,微观层面,几家排名靠前的民营企业都遭遇经营困境,尤其是资金流转问题。在国家连续出台了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政策后,市领导亲自带队到本市几家城商行调研,要求银行对于民营经济予以支持,银行也给出承诺,要加大信用和保证类弱担保、无还本续贷、循环贷款、分期偿还本金等产品投放力度。

  大型民企作为本地纳税和就业的支柱,受到关注多、帮助多是情理之中,中小型民企就难过多了。有个朋友在一家民企做办公室主任,其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跟当地银行打好关系,尤其是信贷,他说早年间这项工作本来是财务主抓,负责人是个女同志,由于受不了求爷爷告奶奶地工作方式,愤然辞职了。这项工作有多折磨人?举个例子吧,7月6日就要到期的7000万银行贷款,企业没有多余的资金来偿还,那就找个过桥资金吧,银行给的回复是要在7月6日当天开会来研究这个事情,当天到期,当天才开会研究,企业贷款工作如何开展?当然,朋友所在的企业经营上确实出了问题,销售额逐年下降,虽然没有不良,但在多家机构都有贷款,几乎能抵押的全部抵押出去了,银行也是商业机构,也要背指标,万一资金周转不上就成了不良资产。市场环境好时你侬我侬,经济放缓就你防我防,这大概是中小民营企业和银行的宿命关系吧。

  但是话说回来,一家民企还有抵押物,还能和银行打交道,说明其资金问题还有扭转的空间。当一家企业抵押品用光的时候,那才是充分感受到缺钱的时候,同样也能更加深刻感受到资金成本的分量,从抵押个人房产到民间借贷,当企业发现年息达到20%甚至30%-40%,不堪重负的时候,有的企业选择了装饰门面,粉饰财务报表,融更多的钱,以时间换空间;有的老板跑路甚至自杀,但有的也会断腕求生。

  本地一家知名企业,融资1多个亿后,老板被转入刑事诉讼关了将近一年,出来的时候企业已经人走猢狲散,债务集中到期。老板回了家,债务人找上门来,老板拿出来一份清单,一一列数资产、债务以及应收账款、其中最值钱的就两个:一个是在城市边缘的厂房,已经列入新区建设规划地段,过两年赶得上拆迁;另外一个是应收账款,企业还有一些大型工程的应收账款,有的拖了一两年,有的还没竣工,在老板“消失”的这一年中,这些欠账没有任何眉目,老板说,如果不是他亲自来处理,谁接手企业也很难收到这些钱。投资人听了,想确实有道理,就把希望寄托在老板身上,回家等了。这样的老板有底气,如果再努一把力,去变卖资产、催收账款、管理公司,虽然一定是大伤元气,但还是有很大的可能实现重生。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在融资路上九死一生,在最紧要的关头,靠的不是关系,不是喊口号,而是要证明企业能还钱,老板想还钱,同时还要证明老板对企业还钱不可或缺的必要性。

本版导读

2018-08-11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