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钱治亚、幕后陆正耀 瑞幸咖啡最佳拍档

2019-01-12 来源: 作者:程喻
供图:图虫创意 周靖宇/制图

  程喻

  

  走出公司大门,往南走500米,有一家瑞幸咖啡;往西走600米,还有一家。2018年,瑞幸咖啡在全国开出2073家门店,并定下目标,今年再新建门店2500家,在数量上超过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

  两年前,市场或许会以怀疑的眼光来看待这个目标,互联网行业说豪言壮语得多,做出成绩得少。但今天,大多数人都会相信:瑞幸应该能做到,最多心理再补充一句:如果还能继续烧钱的话。2018年,瑞幸咖啡的净亏损超过8亿,也就是说,创业启动资金10亿元已经用掉一大半。

  今年43岁的钱治亚,瑞幸咖啡的CEO,因为这次创业被推到前沿,很多业外人士都是第一次听说她,但在神州租车、神州U车两家上市公司的年报里,却很容易发现她的名字,不仅是高管,而且持有股份;不仅她持有股份,她的母亲也持有股份。虽然持股数量不算多,但从中可以看出很多的东西,比如前老板陆正耀的重视,比其他高管更为深厚的情谊,以及她的能力和对前公司所作出的贡献。

  钱治亚的创业,陆正耀是支持的,这个信奉“闷声发财”和“有钱大家一起挣”的精明福建商人,不仅写下一封言辞诚恳的欢送信:我代表神州的小伙伴,感谢治亚的一路陪伴,本着公司开放包容的企业文化,对她的创业决定,我由衷地理解,并愿意鼎力相助,为她打call;更重要的是,陆为此投入了真金白银。据钱治亚透露,陆正耀是以个人资金入股瑞幸,持股数量不少,几乎与她持平。这只是明面上的扶持,还有看不见的地方,瑞幸早期员工透露,当年面试的地点就是在神州租车的办公室,面试官甚至还没有从神州离职。

  不难看出,这是一对配合默契的搭档,在高管如走马灯变化的互联网行业,从不缺聪明人,缺信任和默契。马云和彭蕾算是一组,巧得很,也是男上司和女下属的组合,彭蕾还说过一句让所有领导都大为赞赏,并疯狂转发的话:无论马云的决定是什么,我的任务都只有一个——帮助这个决定成为最正确的决定。但凡是老板,遇到这样忠诚又具有强大执行力的员工都会喜笑颜开吧。又巧了,陆正耀也如此点评过钱治亚:每次我在外面见合作方,聊完就走了,后面的细节都她去负责。

  公司治理,高管之间是否和睦,关系重大,其中又以互补型为佳:有人负责战略和资金,有人负责经营和管理,有人强势,有人相对温和,有事大家好商量,再遇上领头人处事果断,为人慷慨,赏罚分明,那就更有奔头,所以,男上司和女下属最容易诞生“最佳拍档”,男女思维方式天生就有差异。但是随着公司的发展,这样的状态应该是可遇不可求,按照现在的互联网企业的打发,融资才能快速发展,发展才有立足之地,但是融资也会带来人事上的变化,资方会派驻“自己人”,或推荐他们信得过的人。如果高管团队不是CEO按照自己的想法,组建起自己的团队,在日后经营发展中总会出现掣肘,一个企业,不是所有人的利益都是一致的,当人不是一路人,做事怎会拼尽全力?

  很多迹象都表明,瑞幸咖啡是神州“孵化”出的企业,首席营销官杨飞是前神州优车集团CMO,公关团队也出自神州;最近,瑞幸咖啡宣布完成A轮2亿美元融资,参与本次融资的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和君联资本,此前均与神州优车不同程度合作。对于瑞幸,神州可谓是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这和钱治亚的能力有关,在神州,钱治亚负责着整个集团的业务运营。神州走的是重运营模式之路,在全国300个城市有1000多家门店,100000多台车,超过40000名员工,瑞幸也是走的“门店+外卖路线”,都需要依靠强大的管控能力。

  互联网打法跟实体店打法最大不同是,互联网是轻资产轻管理,实体店属于重资产重管理。管理稍有缜密,什么偷盗、贪污、员工士气,联动协同一大堆,实体店管理难度比互联网高不止一个系数,期间的差异相当于火锅和川菜的区别。此外,重资产跟轻资产最大不同就是,轻资产烧钱结束,拉完客户就算了,没有后续麻烦,但是重资产公司,烧完还要维护,维护既需要资金,也需要管理,前车之鉴当有小黄车。

  而这正是钱治亚所擅长的,她自己也说“我不擅长资本,陆总做董事长可以在战略和资本上帮我们把把关,公司现在跑得非常快,这样我可以更专注业务和运营。”而擅长资本运作的陆正耀则说得更加直白:“咖啡这一仗打得漂亮,一气呵成,炮火充足,星巴克的市值已经缩水100亿美元了,如果星巴克给我们100亿美元的股票,我们就不打了。”这又是一组配合,钱治亚提供了一套可落地执行的方案,陆正耀为她支付了一张门票,这张门票通往的是,中国最富有的女企业家行列。

  除了少数耳熟能详的名字,中国企业家中的白手起家的女性实在屈指可数:富华的陈丽华、蓝思科技的周群飞、龙湖的吴亚军和玖龙纸业的张茵,其他财富超过100亿元的女富豪,要么是与丈夫共同创业,如百度的马东敏、SOHO中国的张欣,要么是富二代或者拥有丈夫部分资产。对了,还有一类是无法用财富来计算的女企业家,比如永不上市和贷款的老干妈陶碧华,以及财富积累不及前者,但拥有强大影响力的董明珠。

  对于钱治亚来说,这张门票是否兑现,取决于瑞幸咖啡能否成功上市。或许,他们在成立之初的目标就很明确,不是真的要改变世界,或者要创造一个新的模式,或者要去干什么。他们更多的是要借助资本的力量。今年是星巴克进入中国市场第20个年头,从1999年在北京开出第一家店起,星巴克整整亏损了9年,瑞幸咖啡已经做好了亏损的准备,不知能承受多长时间的亏损,是否能支撑至其上市之日?

本版导读

2019-01-12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