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今年将有一揽子政策稳增长

2019-02-12 来源: 作者:张婷婷

  证券时报记者 张婷婷

  

  新的一年,宏观经济将如何演化?国家在实现稳增长方面还有多大发力空间?汇率稳定压力在哪里?昨日,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

  一揽子政策稳增长

  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六稳”中没有稳增长,但稳增长是一切的基础。对此,诸建芳认为,2019年我国在稳增长方面,会实施一揽子政策:在消费方面,会出台针对汽车、家电等领域的刺激政策;在投资方面,会加大基建投资和加大制造业的减税力度;在财政政策方面,会加大减税力度和赤字规模;在货币政策方面,会重点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加大宽松的力度。

  2018年基建投资增速大幅下行至1.79%,带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明显走弱。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在诸建芳看来,基建投资会重点加大基建设施投资规模,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是未来基础设施投资投向的重点领域。

  人民币贬值压力减小

  2018年人民币汇率脱离前期稳中偏升的长期趋势,存在较大的贬值压力,但诸建芳表示,2019年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将显著小于2018年。

  诸建芳解释称,2018年人民币汇率存在较大的贬值压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美国经济向好,美联储加息节奏较快;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存在下行压力,货币政策边际上趋于宽松,经济周期和货币政策周期的反差导致了人民币比较大的贬值压力。

  2019年美国加息节奏将进一步放缓,国内稳增长政策将会陆续实施,经济周期和货币政策周期的反差将进一步缩小,人民币贬值压力也进一步大大减轻。因此2019年人民币汇率将保持相对稳定。

  问题即是契机

  去年末,诸建芳在一个公开活动中表示,当前经济问题凸显,但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契机。

  诸建芳认为当前经济中的问题大体可以概括为五个方面:一是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二是信用扩张、流动性面临比较大的压力,三是债务风险带来的挑战上升,四是中美贸易战带来对预期的冲击,五是人民币贬值和国际资本外流压力。

  诸建芳预计,2019年政策会重新审视三大平衡的关系,并有明显调整——去杠杆与稳增长、内需与外需、债务风险与流动性。

  其中,去杠杆对稳增长有一定的削弱;内需方面,投资消费有所收缩。这两个因素叠加,如果外需冲击真正在数据中体现,内需没有更多调整,对经济的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在债务风险与流动性方面,具体来看,一是落实扩内需政策,目前工业部门已经出现资本开支扩张迹象,制造业投资回升;二是债务流动性方面,流动性将得到明显增强,对债务的控制会有所缓和。

  展望2019年,诸建芳认为,外部环境方面,今年全球经济是同步放缓的格局,流动性仍会持续收缩;国内方面,虽然政策存在整体性调整,但从对经济的带动效果来看,还是存在一定压力。经济结构方面,预计会夯实基础,民企政策支持加强,促进内需,产业结构升级也会比较明显地逐步显现。

本版导读

2019-02-12

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