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通光电董事长钱建林回应质疑:股份公司和集团间的资金往来清清楚楚

2019-05-17 来源: 作者:臧晓松
臧晓松/供图 翟超/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臧晓松

  

  因一篇网络质疑文章,亨通光电(600487)5月13日开盘跌停,市值一天内蒸发逾44亿元。

  对于这篇文章,亨通光电曾发布澄清公告,表示与凯乐科技之间的预付款业务属正常的商业往来。公司董事长钱建林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强调,“亨通光电和集团间的资金是干干净净、清清楚楚的。”

  涉密项目

  需提前付款订购原材料

  亨通光电是苏州明星企业,就在过去的几天里,有人发文质疑公司2018年预付33亿元给凯乐科技开展贸易业务的合理性。对于一直顺风顺水的亨通光电来说,这是公司首次面对这样的质疑。

  “我们在澄清公告中也说了,这项业务属于正常的商业往来。同时这项业务扣除成本后,2018年实现净利润6732.2万元,也符合商业逻辑。”钱建林称,公司在2016年下半年拿下了某央企专网通信设备的涉密订单,并委托湖北凯乐科技代工,“我们能获得这个订单,就是因为有这方面的研发能力,对方需要我们提供的是量子通信设备,国内在量子通信设备领域实现产业化的企业,其实没几家。”

  对于将订单交给凯乐科技加工的原因,钱建林解释说,双方此前就有业务上的往来,“凯乐科技有时会买我们生产的光通信上游产品,再加上凯乐科技也是上市公司,彼此之间有一种信任关系,所以我们拿到订单后,就选择凯乐科技来代加工。”

  事实上,对于为何要向凯乐科技预付高达33亿元,不少投资者感到不解。

  “就是因为生产量子通信设备所需的原材料,大部分都由央企客户指定了采购方。”钱建林解释称,因为涉密产品的重要级别非常高,所以该央企对原材料供应商的选择也有明确要求,“这不是我们公司能决定的,但我们不便对外多讲。”

  钱建林进一步表示,采购的这些原材料都是专门订制,需要提前付钱过去。否则万一亨通光电不要这批原材料,对方就会遭受损失,“而这体现在亨通光电的账面上,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产品还没卖出,就预付这么大一笔钱。”钱建林强调说,亨通光电并非一次性支付33亿元现金,“我们只是分期分批付了承兑汇票。”

  巨额预付合规性

  已详细说明

  对于33亿元承兑汇票的合理、合规性,钱建林强调,相关问题在公司发行可转债时已经详细说明过,当时相关部门予以认可:“具备商业合理性,属于正常交易。”

  据介绍,承兑汇票付给凯乐科技后,凯乐科技再将钱付给指定的原材料供应商,“实际上凯乐科技也没拿到这笔钱。”钱建林表示,凯乐科技相当于是一个承兑汇票的“中转站”,除扣除加工费外,大部分钱都支付给某央企指定的原材料供应商。打个比较形象的比喻:凯乐科技相当于“富士康”,但这个“富士康”加工产品所购买的关键部件,都是客户指定的。

  “亨通光电的采购一般都是对方发货后,我们在三个月内付钱。但唯独这项业务是先预付款。”钱建林坦言,有人因此会想入非非,“觉得我们把钱拿出去,转一圈又回到集团,觉得大股东把这个钱掏空了。”他强调,亨通光电的这种业务模式在公司发行可转债时已作了详细的书面说明,并提供相关证明,包括某央企给监管机构出具的专项说明。

  对澄清公告负责

  网上有声音称,亨通集团其他应收款对象与亨通光电的定增对象之间存在密切关系的质疑。据了解,2017年参与亨通光电定增的投资者包括上海普罗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钱建林对此解释称,两者均没有与共青城亨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亨通集团其他应收款客户发生除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往来。

  “我们也反复澄清,集团是集团,上市公司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钱,集团是不可能碰的。”钱建林称,亨通集团跟共青城亨通等公司之间,只是注册的钱是集团出的,其他就没有任何资金往来了。

  钱建林还表示,亨通光电跟集团之间的资金往来,是干干净净、清清楚楚的,之前公司做了定向增发,又做了可转债,“所有的文件资料我们都向相关部门递交好几遍,也核查了好几遍,否则证监会也不会让我们定向增发。”

  钱建林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我们的澄清公告,每一个字都是负法律责任的。”

  订单已到明年5月

  网络质疑文章初期署名为“夏草”,疑似知名财务专家。文章发布后,亨通光电辗转找到了“夏草”本人,即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财务专家郑朝晖,但他表示这篇文章不是他所写。

  “我们认为有些文章明显是不了解公司实际情况,大家可以到公司调研,可以看我们的财务报表,也可以跟我们财务经理沟通,而不是片面地发布信息。”钱建林称,亨通光电的技术进步,很多都代表了国家的技术进步。

  他说,目前亨通光电在行业里处于领先位置,并且在全球十个国家都有工厂,“在国际化上公司以每年50%的速度在增长。”据介绍,公司的海洋电力电缆订单已排到明年5月份。

  钱建林从2001年股改时就开始担任亨通光电总经理,后来又担任亨通光电董事长。他表示,虽然亨通光电的负债率并不是行业最低的,“但我们创造的效益是高于同行的,最近我们也没有资金压力。”

  此前的公告还显示,亨通光电参与了云南联通的混改,钱建林称,“这也充分说明了各方对我们的认可。”

本版导读

2019-05-17

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