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 工业大麻还缺一个产业规划

2019-05-27 来源: 作者:顾惠忠
康恩贝集团沾益基地套种的工业大麻。顾惠忠/图文

  证券时报记者 顾惠忠

  

  5月23日,云南省科技厅网站挂出的相关《通知》将工业大麻列入重大招商引资项目,看起来当地对工业大麻的产业定位有升级之意。云南是我国允许工业大麻种植的两个省份之一,合法种植工业大麻已有10年,工业大麻种植遍及13个州的38个县。近日,证券时报记者赴云南实地调研当地工业大麻产业。

  今年种植面积或达10多万亩

  种植净利并不高

  5月23日凌晨3点多,红河州泸西县下起了雨。听到雨声,康麻生物副总经理刘华春兴奋得睡不着觉,拿起手机给睡在隔壁的另一位副总经理张华发微信:“睡着了没?下雨了!下雨了!”又给文山、沾益的同事发微信:“你们那边下雨了没?”没一会儿就有了回应,“我在听雨!”“我们这边也下了。”

  一场雨让刘华春们兴奋成这样是有原因的。春节以后,云南没有下过一场像样的雨,严重影响了工业大麻的播种和生长。在曲靖市沾益区,有的长到30、40厘米的工业大麻都旱死了。康恩贝集团今年计划种植2.4万亩工业大麻,但因为干旱,至5月22日才种植了9000亩。好在工业大麻播种季节长,6月中旬前播种或补种都不会有太大影响。

  在沾益,记者碰到了当地最早种植工业大麻的汉晟丰公司老板李涛。在2012年的南博会上,李涛看到雅戈尔的工业大麻展品和鼓励工业大麻种植的宣传,动起了种植工业大麻的心思,次年在景洪、沾益等几个地方试种,最后选择在沾益建立种植基地。2015年,云南省农科院试验云麻7号时,他就参与了试种,但直到2018年才有微利。

  李涛告诉记者,刚开始他是流转土地自己种植,但用工成本不好把握,农忙时还请不到农民;后来,他改成公司+农户合作的模式运作,给农户保底收入和承担种子等种植成本,运营成本变得可控,田间管理能够及时进行,种植变得顺利。2017年,李涛正式种植云麻7号,花叶的价值提升增加了工业大麻的收入,但云麻7号的种植技术要求较高,种得好花叶中CBD(大麻二酚)含量能到1.6%,种得不好只能到0.9%,直到2018年他们摸索出一套成熟的种植技术,才实现盈利。

  “今年工业大麻股票猛涨给民众普及了相关知识,现在朋友碰到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原来你是种工业大麻的。”李涛笑言。他说,今年他有信心将一半左右的花叶CBD含量做到1.6%,这样的话,种植净利可以做到15%~20%。正因为对自己的种植技术有信心,他今年的种植面积从去年的3000亩增加到了8000亩。在他看来,工业大麻种植的利润并不高,是苦活累活,如果是流转土地自己种植可能赚不了钱。

  康恩贝集团沾益基地靠近珠江水源地,负责这个基地的希美康农业开发公司董事长方华荣告诉记者,基地已运营了9年,种植了4万亩银杏,并通过了欧盟认证。在种植工业大麻方面,今年计划在银杏地上套种3000亩,并以公司+农户合作的模式在基地之外种植2000亩,总共5000亩,现在播种已基本结束。在他们的银杏地上,记者看到套种的工业大麻已长到20厘米左右。“如果不是干旱,应该长到半人高了。”言语之间,方华荣盼着下一场痛快淋漓的大雨。

  今年沾益大概有4家企业种植工业大麻,种植面积接近2万亩,包括顺灏股份的1000亩。截至5月26日,康恩贝集团大概已种植了1.2万亩。从整个云南来看,今年实际种植面积可能会在10万亩~15万亩,5月23日下雨后,大概抢种了4万亩~5万亩。与前些年相比今年是大幅增加了,但受种子供给等因素影响,实际种植面积不会如外界想象的那么多。有的上市公司公告的规模比较大,但因为动手晚了,种植许可证都未拿到,今年种植不了。

  今年或可新增几家提取工厂

  等待联合国政策放开

  康恩贝参股的康麻生物在沾益有一个提取工厂,就在康恩贝集团沾益基地内。在云南调研期间,记者看到,这个沾益提取工厂是利用原除虫菊花叶提取工厂改造的,提取阶段的亚临界装置仍在运行,基本不需要改造,纯化车间正在改造中,设备正在安装,预计年产CBD晶体3吨~5吨。

  顺灏股份工业大麻提取工厂选址在沾益城区边上。5月22日,记者找到了这个地方,看到只有一块“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工业大麻加工基地”的牌子,土地还未平整,预计今年难以建成投产。在牌子那,记者碰到几个人,一问,说是广告公司的,5月24日基地举行奠基仪式,他们受聘为奠基仪式搭台。

  辗转到泸西后,记者来到了康恩贝全资子公司云杏生物。(下转A2版)

本版导读

2019-05-27

头 版(今日7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