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庞氏青年传

2019-05-27 来源: 作者:蔡江伟

  【小菜一碟】

  为政者,虽有富民之愿景,亦须广开言路,兼谨慎以明察。

  蔡江伟

  

  庞青年者,1958年生,浙江台州人。行为张扬,长袖以善贾,少便有所成。然庞氏喜钻营,好噱头以画饼,誉之毁之。

  1979年,藉改开春风,庞氏设工厂,以造胶袋为业,复数载,扩其经营,改弦橡胶。又数载,易辙而造车,名曰“青年”,乃携手德国尼奥普兰,事豪华客车,攻城略地,声名渐起。

  2008年,金融海啸,波及四海,有美企通用,身陷困顿,欲鬻萨博以纾困,引意向中企无数,青年亦竞购之,事虽未成,竟声名大噪,为庞氏张扬铺垫。

  2010年,青年官宣,乃相与宁夏,共襄大计如斯:斥267亿,于石嘴山基地,专事造车。更称年创利税百亿,消息甫出,世人雷动。然庞氏所图,所配之煤矿也;造车云云,画饼充饥耳。复3载,未见只车落地,煤矿却已易主,庞氏获利10亿而去。2011年,辗转内蒙鄂尔多斯,以斥资90亿投产莲花为饵,更放言年销500亿,利税则半之,当地再以煤矿与之。再3月,庞氏重施故技,相约煤矿31亿售予吉企亿佳合,收定金2亿而遁。亿佳合怒,对簿公堂,竟无果。

  庞氏好噱头,虽所获甚巨,然经营平平,渐有困顿之象。及至2014年,陷停产之境、更涉诉无数,再告布局氢能源,张扬之风不减。2017年,有司张榜骗补者,青年在列,然上榜者众,青年竟因其小而未惊世人。

  2019年,有河南地市曰南阳者,携手青年,负“水制氢”之技,以水注车即行,震惊寰宇。人皆疑有违规律,媒体乃纷赴南阳,目光眈眈、下笔霍霍,见诸报章者,不知凡几。庞氏强辩曰:水制氢者,非水变氢也;因有特异之物,乃催化剂,投于水而置入器,乃有反应,待氢出而生电,可驱车而行;此等特技,原有专利背书,断无虚假;所生之水,吾可饮之。众人问之:成本几何?庞氏环顾而言他:循环回收,不论成本,无蚀本之虞;有左近小厮抢白:5倍于油矣!众人再问:路程几何?庞氏答曰:以水1斤,可行1里;此车所负,总约600余斤……人再问,庞亦应之,面不改色,言之凿凿。

  呜呼!夫诸葛造木牛流马,今青年以注水驱车,古今辉映也。此举世难题,竟轻松得解。羡煞旁人、雷焦众人?然以庞氏所为,欲使人信之,必先自信矣!

  左史问曰:此寡信之徒,何以四处得逞?

  答曰:政绩所系,GDP也。各地竞争无序,乃有招商引资、优惠政策,纷乱而出。尤以贫苦之地,心更切切;然机会寥寥,若有项目,如久旱之甘霖,弗敢挑剔?虽庞氏寡信,以公帑为谋,亦不足惜。

  左史问曰:低劣之术,竟以信之者众?

  答曰:所谓“民科”,仍有市场,昔日“水变油”闹剧,沸沸扬扬。纵伎俩低劣,以此欺世盗名,屡有得手。更兼孰真孰假,何人在意?公众而非与事者也。与事者所趋,利益也;利益加持,如皇帝新装,无人戳破;术虽低劣,可为藉口也。

  左史问曰:何以解?

  答曰:GDP之于政绩,必要非充分也。信用者,羽毛也;失信者如失羽毛,断不可交,犹以公帑与事者,严禁于事前,严查于事后。为政者,虽有富民之愿景,亦须广开言路,兼谨慎以明察。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本版导读

2019-05-27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