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告

2019-05-27 来源: 作者: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东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2018年5月20日出具的《关于对东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中小板问询函【2019】第208号),公司对有关问题进行了核查,对问询函中所列问题回复如下:

  1、请你公司就以下事项进行核实并补充披露:

  (1)请以列表形式补充披露截至2018年末及2019年一季度末,你公司货币资金存放的具体银行支行名称、存款性质及存款金额,以及你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2018年1月1日-2019年3月31日期间在上述银行支行的融资金额。

  回复:

  一、货币资金存放情况

  公司2018年末及2019年一季度末货币资金存放银行情况如下表:

  单位:万元

  ■■

  二、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融资情况

  据了解: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2018年1月1日-2019年3月31日期间在上述银行支行无融资。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2018年1月1日-2019年3月31日期间的融资情况见下表:

  单位:万元

  ■

  (2)最近三年内是否存在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将上市公司资金存入控股股东账户或利用上述货币资金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保证等任何形式的利益倾斜的情形。

  回复:

  最近三年内,公司不存在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将上市公司资金存入控股股东账户或利用上述货币资金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保证等任何形式的利益倾斜的情形。

  (3)你公司注册地和主要经营活动所在地为江苏省张家港市,请你公司自查并说明截至2018年末及2019年一季度末是否存在大额货币资金异地存放的情形,如有,请充分说明异地存放的原因、合理性、安全性。

  回复:

  公司注册地在张家港。2010年以来,公司逐步从LPG批发商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LPG综合营运商,上市公司目前有境外全资、控股子公司4家(新加坡、香港),境内全资、控股的子公司51家,分布在江苏、浙江、广西、上海、安徽、河北等省(直辖市、自治区),从事LPG的国际贸易、境内批发和终端销售、化工生产和销售、电子商务平台运营等业务。各业务主体根据需要在当地银行开立账户,办理存款、融资和结算业务,资金存放合理、安全。

  (4)请你公司自查并说明截至2018年末及2019年一季度末货币资金是否存在单一银行存放占比超过50%的情形,如有,请充分说明集中存放的原因、该银行与你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是否存在大额资金往来、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导致上市公司利益受损的情形。

  回复:

  公司经自查确认,截至2018年末及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不存在单一银行存放占比超过50%的情形。

  2、请你公司就以下事项做进一步解释说明:

  (1)请结合你公司主营业务经营情况,包括但不限于贸易量、营业周期、应收账款/应付账款/存货周转期等指标,测算2016年-2018年各年度维持你公司业务正常运转所需的最低营运资金水平,请列明具体计算过程。

  回复:

  公司作为LPG全球运营商,除在张家港、宁波地区已建成和新投PDH、PP项目外,LPG贸易业务一直是公司业务板块的核心。近年来,伴随工厂的顺利投产以及自身业务量的放大,公司的贸易量不断增长:从2016年约600万吨到2018年1070万吨。业务量的增长导致每月的运营资金需要量大幅增加,具体测算表如下:

  ■

  根据测算,2018年最低资金需要量约51亿元(不含保证金)。

  (2)补充披露你公司除保有最低营运资金水平外,持有剩余部分货币资金的金额、必要性和需求来源,请分类别详细论述。

  回复:

  2018年末货币资金余额约85亿元,剔除2018年度维持公司业务正常开展的最低需求约为51亿元,持有的剩余货币资金约34亿元,包括:受限的信用证、银承等业务保证金约22亿元,募集资金1亿元,在国际经济形势和国家金融环境变化的情况下,民营企业融资面临普遍的问题,公司为确保资金安全,储备了约12亿元货币资金以应对不时之需。公司2018年末货币资金85亿元具有必要性。

  (3)问询函回复称,根据公司业务实际,2018年度银行授信需要配套25%左右的存款约55亿元。2018年期初和期末,你公司长期借款、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余额合计分别为87亿元、109亿元,为银行授信配套的存款约占2018年期初期末借款余额均值的56%。请你公司说明上述存贷款业务涉及具体银行支行名称及存贷款情况,包括存款存放期限、存款利率水平、实际存款使用情况、是否存在使用受限制的情形以及借款金额、借款期限、借款利率水平等,并请你公司说明维持上述借款规模需同时在银行进行大额存款的合理性、是否符合商业逻辑和行业惯例。

  回复:

  一、公司存款与授信金额相匹配

  截止,公司银行授信金额267亿元,存款金额占银行授信的比例为20.60%,存款金额与银行授信规模匹配。

  二、公司贷款情况

  公司2018年末贷款业务中融资性票据贴现、贸易融资两项都是与采购货物直接相关的短期融资,期限一般在7-60天,融资成本在2.1%-4%;保证借款、信用借款期限一年,融资成本在4.35%-4.78%;长期借款主要是项目贷款,融资成本在4.75%-6%。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具体融资所在行及存款明细如下:

  单位:万元

  ■

  三、公司存款情况

  公司银行存款利率水平见下表

  ■

  公司利率属于市场合理水平。

  公司存款中,10,358.03元为募集资金,需专用于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除此之外,公司银行存款不存在其他使用受限制的情况。

  四、公司维持上述借款规模需同时在银行进行大额存款的合理性

  公司是LPG的综合营运商,2018年度贸易板块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74%,行业特性决定了公司资金需求量大、负债较高的特点。公司2018年末货币资金中,扣除受限资金(保证金)和专项募集资金外,实际可以使用的资金约62亿元:(1)2018年度维持业务正常开展所需的最低营运资金约51亿元;(2)偿还有息负债所需周转资金。2018年末公司信用借款和保证借款约38亿元,相关借款在年度内需要周转使用,平均每月偿还3.2亿元,按3个月续借期计算需要约9.5亿元的还债周转资金;(3)2019年需归还宁波一期项目贷款约5亿元,考虑到项目贷款偿还后无法续贷,公司需提前准备部分还贷资金。公司在贷款资金余额较大的情况下,维持有息负债、承担相应的财务费用并在银行留有大额存款是必要的、合理的。

  (4)问询函回复称,你公司为保证资金运营安全应对突发事件提取短期贷款约15亿元。请你公司说明除保有最低营运资金水平外,为应对突发事件提取大额短期贷款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回复:

  作为以LPG国际贸易为基础的国际化企业,公司的资金安全受到国际形势和国内金融环境的双重影响。2018年度,在中美贸易争端和国内民营企业融资面临的普遍问题影响下,为应对各种突发事件,包括可能的银行断贷、抽贷,中美贸易争端可能导致的存货及应收账款周期延长等,公司需要在授信条件还可以接受的情况下,提取部分短期贷款、延长信用证付款期以保证资金营运安全。

  (5)2018年末,你公司存放在境外的货币资金14.58亿元,较期初增长276.34%;2018年度,你公司境外子公司东华能源(新加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加坡公司”)营业收入303.88亿元,同比增长57.56%。问询函回复称,2018年末存放在境外的货币资金是境外银行开具信用证的保证金和销售回款资金。请你公司补充披露新加坡公司2018年开具的信用证金额,并结合贸易量、销售收入、采购需求、开证金额与开证保证金之间的勾稽关系,进一步量化分析说明境外货币资金增长与境外贸易业务开展的匹配性,请列明具体计算过程。

  回复:

  2018年随着外资银行对新加坡东华业务授信额度增长,新加坡公司的境外业务量也进一步提升。全年新加坡公司对外采购LPG 约43.10亿美元:其中开具信用证约200笔、金额为37.99亿美元,对外直接付款约5.11亿美元。新加坡公司月均开证金额3.16亿美元,外资行开证保证金按10%-15%保证金计算(汇率6.86),信用证保证金需约2.16-3.25亿人民币。公司LPG销售量为756万吨,销售收入44.78亿美元,月均销售回款约3.7亿美元,约25亿人民币。2018年末,公司存放在境外的货币资金除信用证保证金约2亿人民币外,其他是销售回款。境外货币资金增长与境外贸易业务开展是匹配的。

  3、问询函回复称,转口贸易量的增加大幅摊薄了你公司整体毛利率,剔除新增转口因素毛利率大约为4.78%。请你公司分别补充披露液化石油气销售业务中转口贸易和非转口贸易的贸易量及毛利率水平,并结合上述因素进一步量化分析液化石油气销售业务毛利率下降的原因,请列明具体计算过程。

  回复:

  一、公司液化石油气销售情况

  2018年,公司LPG转口销售量为536.62万吨,毛利率为-0.60%;国内销售量为393.16万吨,毛利率为7.28%。具体如下表所示:

  ■

  二、公司液化石油气销售业务毛利率下降原因

  公司液化石油气销售业务毛利率下降主要原因为:

  1、转口贸易量的增加大幅摊薄了公司整体毛利率

  2018年,由于全球贸易摩擦加大,尤其是美国产地货源直接进口需征收25%的关税,所以只能通过转口贸易形式转卖。由于转口贸易毛利率较低,其贸易量的增加导致了LPG业务毛利率的下降;

  2、国内销售毛利率亦有所下降

  2018年,公司LPG国内销售情况具体如下:

  ■

  2018年四季度原油价格暴跌,销往国内的LPG因运输周期长,更易受到价格冲击,四季度毛利率大幅下滑。

  综上,2018年公司液化石油气销售业务毛利率有所下降。

  4、2018年,你公司实现贸易总量约1,070万吨,同比增长50.70%。请结合你公司船队规模、船队运营效率、单船运力等因素,量化分析你公司贸易总量增长与运力的匹配性,请列明具体计算过程。

  回复:

  一、公司贸易的运输模式

  2018年,公司贸易量的增加来源于两个部分的货源:CFR等计价的到岸货采购和FOB计价的离岸价采购。其中,CFR等计价的到岸货,由卖家负责船运,公司通过长约形式锁定的运能主要满足FOB离岸采购的需要。

  二、公司贸易总量增长与运力的匹配关系

  据统计,公司2018年共采购了FOB计价58船货,按单船货量46200吨计算,总货量约为260万吨;其中35船来自美国,23船来自中东等其他地区。

  2018年,公司通过长约有15条VLGC船进行运输。(2017年已有9条,2018年年中陆续交付6条)。 每条VLGC船如果跑中东-远东航线的话,一年可以跑8个航次,如果跑美国-远东航线,1年可以跑5个航次。

  此外为了优化船队运营,处理船期、货期不匹配导致的运力问题,公司通过短租从现货市场上租进21个航次的现货船,租出27个航次。所以相关运能足够覆盖自身FOB货物的运输需求的。

  5、请你公司补充说明:(1)你公司营业收入构成中5.10亿元“其他业务”的形成原因、具体内容和经营模式;(2)分地区毛利率中,江苏、华东地区(不含江苏)和其他地区毛利率水平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回复:

  一、其他业务收入情况

  2018年,公司实现其他业务收入5.10亿元,其中船务运费收入5亿元。公司为了将船队运能最优化匹配,除自用采购FOB货物外,也在船期空闲期将运能对外出租。

  公司主要采用两种方式对外出租运力:1、固定租金。公司和租家按每个月固定的租金;2、浮动租金。公司和租家按现货市场的每月平均价格支付。现货市场月平均价格是通过VLGC波罗的海指数的月平均值来推导的。(波罗的海指数表示是基础航线沙特的RAS TANURA 到日本千叶的每天现货运费成交价格,这个指数每天更新,实时反映现货市场运费的成交价格)。

  二、毛利率差异情况

  2018年江苏地区毛利率为8.71%,华东地区(不含江苏)毛利率10.22%,其他地区毛利率为0.89%。

  江苏地区与华东地区(不含江苏)的毛利率存在差异主要原因为:1、销售价格较低。由于运输半径的原因,江苏地区的化工品销售相对华东地区(主要是浙江地区和上海地区)更容易受西北煤化工产品的冲击,所以销售价格较低。2、采购成本较高。公司江苏地区销售主要依托张家港库区、张家港工厂和太仓库区。张家港库区和太仓库区由于是长江码头,无法一港整船停靠,且天气等自然条件不如宁波库区,所以相关采购成本要高于宁波地区。

  公司其他地区毛利率仅为0.89%的原因主要受转口贸易毛利率仅为-0.6%的影响。剔除转口贸易,公司其他地区毛利率约为7.75%,略低于华东地区。其他地区主要指湖北、河北、广东、广西等地,公司在这些地区的主要业务为LPG销售,不包含化工品销售,因此毛利率低于华东地区。

  6、你公司在问询函回复中提及“贸易对公司仓储和生产能力需求不呈同比例变化关系”“销售运费与销售量不存在明显的同比例变化关系”。请你公司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对上述关系进行解释,并进一步分析说明你公司产销量的增长与仓储生产能力和运费变化的匹配性。

  回复:

  一、公司的仓储生产能力情况

  公司目前拥有各地库容总量89.9万立方米,约合45万吨。2018年,公司存货周转率为26.89,年仓储周转能力约1,200万吨。2018年,公司生产量1,075万吨,其中转口贸易536万吨,该部分产量不占用公司的库容。因此,公司的仓储能力足够覆盖公司产能;

  二、公司的运费变化情况

  公司营业收入分国内销售和转口销售两类。其中,转口销售主要按到岸价与客户结算,不单独核算销售运费,所以该部分收入相关运费不会增加。国内销售部分,新增客户约有60%采用仓库自提价结算,相关运费由客户自行支付。

  公司运费计算除受载重量影响外,还受运输距离半径、油价、道路条件等因素影响,占订单金额比例通常在0.1%到0.5%不等。

  7、2018年度,你公司支付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中,银行保证金新增7.43亿元,问询函回复称相关银行保证金的增加主要是开具信用证时存入银行的开证保证金。请你公司补充披露2018年开具的信用证金额,并结合开证金额与开证保证金之间的勾稽关系,进一步量化分析说明银行保证金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

  回复:

  公司原料主要来源于境外,采购方式除向第三方客户直接采购外,考虑到融资成本、行业惯例等因素还通过背对背信用证的形式由新加坡转开信用证对外采购。2018年公司开证351笔,信用证金额433.6亿元;2018年末尚未结算46笔信用证,金额为53.57亿元:其中开给新加坡公司34.48亿元(已进行票据贴现30.36亿元),开给第三方客户19.09亿元。年末较年初未结算信用证金额增加约24亿元,按信用证保证金10%-25%计算,增加保证金支出约4.9亿。另由于支持新加坡公司业务需要,通过内保外贷形式新增保证金1.75亿元;锁汇保证金0.68亿元,股份回购款0.07亿元。因此,2018年度公司银行保证金新增7.43亿元主要系正常经营活动产生,具有合理性。

  8、问询函回复称,你公司进行套期保值是必不可少的成本控制方式。请补充披露2018年你公司开展套期保值业务的详细情况,是否已建立套期保值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制度并履行相应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说明你公司以前年度是否开展套期保值业务,若是,请说明以前年度未支付期货保证金的原因,若否,请说明直至2018年才开展套期保值业务进行成本控制的原因及合理性。

  回复:

  一、公司套期保值制度

  公司一直以来从事LPG贸易业务,具有丰富的国际贸易经验。2017年6月8日,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制定〈套期保值业务内部控制及风险管理制度〉的议案》和《关于开展套期保值业务的议案》,董事会审议同意开展套期保值业务,由公司董事会授权公司套期保值领导小组作为管理公司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的领导机构,并按照公司建立的《套期保值业务内部控制及风险管理制度》相关规定及流程进行操作。

  二、公司套期保值业务开展情况

  2018年以前,公司未开展套期保值业务。2018年随着贸易摩擦的加大,公司预判到市场波动会增加,贸易风险随之加大,于是开展了套期保值业务。相关套期保值业务均与实货相关,并符合相关议案规定。

  9、问询函回复称,你公司通过支付2,500万美元预付款的方式帮助Mabanaft公司缓解短期流动资金需求压力。请你公司对照《规范运作指引》的相关要求,自查并说明上述事项是否实质上构成对外提供财务资助,是否履行了相应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回复:

  面对美国德克萨斯州哈里斯县法院5.3亿美元的不公正初审判决,为避免公司陷入旷日持久的官司,影响中小股东和中小银行的对公司的判断,在各方的努力斡旋下,公司与Mabanaft公司达成和解,同意终止原协议,撤销原5.3亿美元的判决,同时双方重新签订为期六年的丙烷购销合同,其中第一条约定“公司在2018年5月10日前向Mabanaft公司支付2500万美元预付款(PREPAYMENT)”。从上述过程可以看出,公司向Mabanaft公司支付2500万美元预付款,是法院撤销原5.3亿美元判决、双方终止诉讼的前提之一,也是执行新协议的具体行为,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不属于《规范运作指引》规范的财务资助。该笔2500万美元款项,虽然在合同上使用了“预付款”字样,但双方的共同理解实际是为重建信任、确保新协议顺利执行而支付的“履约保证金”。协议签署后,双方重启合作。新协议经过半年的执行,双方基于:(1)协议履行良好;(2)新协议有足额的备用信用证做担保;(3)双方意向扩大合作,经协商Mabanaft公司同意将2500万美元“预付款”返还给公司。公司和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债券受托管理人)、第一创业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保荐人)、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评级公司)均按照信息披露要求进行了披露。

  特此公告。

  东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会

  2019年5月26日

本版导读

2019-05-27

信息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