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股份:从广东企业变成河南第80家上市公司

2019-06-11 来源: 作者:赵黎昀

  证券时报记者 赵黎昀

  

  见到潘晓林是在一个周六的夜晚。2019年5月刚刚被公告出任棕榈股份董事长一职的她,如今多数时间在广东办公,鲜有机会能在郑州约见。

  公开资料中,潘晓林还兼任中原豫资控股集团(下称“豫资控股”)产业投资部总经理职务。作为河南省财政厅独资成立的省级投融资公司,豫资控股与远在广东的棕榈股份,因为一场并购已产生千丝万缕的关联。

  河南国资出手

  2019年2月13日,棕榈股份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吴桂昌及其一致行动人和总经理林从孝将共计1.95亿股,占棕榈股份总股本13.1%的股份,转让给豫资控股全资子公司河南省豫资保障房管理运营有限公司(下称“豫资保障房”)。转让完成后,豫资保障房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此后,棕榈股份进一步公告称,股东吴桂昌、林从孝于2019年3月29日与豫资保障房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1.24亿股、3656.74万股对应的表决权全部不可撤销地委托给豫资保障房行使。5月15日公告称,上述表决权委托协议满足生效条件,豫资保障房正式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河南省财政厅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5月18日,棕榈股份公告,选举潘晓林为新任董事长;5月28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注册地变更议案,待6月13日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意味着棕榈股份将由广东中山正式“迁址”河南郑州。

  “棕榈股份是河南第80家上市公司。”潘晓林告诉记者。

  对于豫资控股为何要出资并购远在广东的棕榈股份,潘晓林介绍称,豫资控股资产规模在2700亿左右,涉及板块包括基础设施,棚户区改造、产业投资、文化旅游等。2016年开始转型涉及产业投资,目前豫资控股梳理了三个业务板块,一是文化旅游,一个是绿色环保,还有一个是物流产业。对于文化旅游板块,豫资控股此前就计划通过外部合作方式实现布局,而棕榈股份是前期准备合作的一家企业。2018年,由于经济下行,全国不少上市公司陆续出现爆雷问题,棕榈股份也面临大股东质押承压和资金困难的情况。

  “棕榈股份在全国做了十多个生态城镇运营的小镇,大多数都是省级重点项目,收购上市公司的话能真正深化合作,把企业完全绑定在项目上,让棕榈股份进入河南市场。”

  潘晓林称,豫资控股有了上市公司平台介入会产生很多优势。此次豫资控股入股棕榈股份,成为棕榈股份的控股股东,双方将充分发挥政府的行政效力和企业的市场效率,并在生态城镇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共同打造生态旅游合作平台。同时,本次入股也是豫资控股实现乡村振兴、生态城镇战略布局的重要举措。其次实现强强联合,优势互补。豫资控股作为棕榈股份控股股东,未来将在业务发展、技术开发与应用、信息交流、资金等方面利用优势地位和资源为上市公司提供支持。

  新董事长融入“老班底”

  一个国资、一个民营,一个地处中原、一个位居华南,豫资控股如何与棕榈股份实现真正融合,成为收购后市场关注的焦点。

  “今后上市公司办公地主要在广东、河南两边。河南本来就有一个分公司,未来河南公司会扩大团队规模。但是目前上市公司主要的工作人员都是广东人,让所有人员举家搬到河南不太实际,可以让部分愿意过来的过来,其他再招聘,广东仍保留一部分管理职能。”潘晓林介绍,收购棕榈股份可以实现对河南的上市公司资源引入,一是注册地转入河南,另外项目也要落地河南。

  市场有声音认为棕榈股份近期人员调整很大,但实际变动不大,管理团队基本沿用公司的原员工。“大股东就派驻了董事长和财务总监,其他所有人员都是原有,只是内部提拔了一批老员工。”对于新组建的上市公司管理层,潘晓林介绍称,上市公司原班人马对当地水土比较熟悉,公司管理宗旨也不是让上市公司适应河南,而是董事长和财务总监融入上市公司。在企业管理方面,在不触碰国有相关制度红线的前提下,所有将参照上市公司原有制度执行。除简单注册地等条款修改外,新任管理层也没有大幅度修改上市公司章程。

  “一是保证上市公司战略方向不改变;二是规范的市场化机制管理,在不触碰国有企业相关制度红线前提下,依照上市公司制度执行;三是实体和资本分工明确、融合发展;四是人员管理优化,沿用原来的管理团队,目前原有管理层与新进人员之间都非常融洽。”她说。

  对于双方融合后业务的发展规划,潘晓林也打好了“草稿”。

  “棕榈本身有三大板块,一是设计板块,一是园林施工板块,一是文旅板块。在与河南业务结合时,上市公司的设计施工肯定都要进入,而除文旅合作外,企业后续还计划在国储林业务方面寻求突破。”她告诉记者,对于林地与产业结合的项目,目前各地都没有成熟想法。但棕榈股份此前曾在广西南宁成功打造了林场项目——高峰森林公园,并于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正式开园,在林场领域,可以说棕榈股份已有成功先例。河南省林地资源不太丰富,生态环境不如南方,但国家对于地方林地占比有一定要求。棕榈股份的定位是想在林地开发中导入文旅产业,或在文旅项目周边做林地,努力把河南的国储林做起来。

  值得关注的是,豫资控股收购棕榈股份之初,双方也签立了对赌协议。

  棕榈股份如果在2018年至2021年期间,存在连续两个年度、三个年度、四个年度亏损情形,则需向豫资保障房分别支付股权转让价款的20%、40%、60%作为补偿款。

  2018年,棕榈股份实现净利润5019.93万元,同比下滑83.5%。2019年一季度,公司业绩亏损1.6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3307.21%。

  对此,潘晓林分析称,“棕榈股份今年一季度业绩下滑主要是行业因素及外部环境影响,传统园林工程业务由于一季度气候因素以及春节长假期影响,一季度的项目推动一般较慢,开工项目较少;另外,外部融资环境影响,公司财务费用增长较大导致。但随着季节性因素的减弱,以及外部融资环境的改善加上大股东的支持,公司经营情况将逐步改善。加之公司生态城镇业务发展的特点,因为公司生态城镇业务的周期一般短则1-2年,长则3-5年,除了传统工程业务的收入是在项目前端可以导入,其他运营端的收益体现则需要一定的时间过程,这也导致生态城镇业务的业绩在短期内无法集中体现,从长远来说,我本人是非常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的。此外,随着河南地方银行对上市公司支持力度的加大、融资渠道的进一步打通,都将助力上市公司未来更好的发展。我本人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

本版导读

2019-06-11

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