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石资本章苏阳:“一只小虫”的倔强

2019-07-13 来源: 作者:李明珠
  火山石资本章苏阳   吴比较/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李明珠

  

  作为和中国创投业一起成长起来的“投资老兵”,火山石资本创始人章苏阳从IDG资本荣誉退休后的3年多,似乎显得更为活跃。

  年过花甲却依然奔赴在投资第一线,经常在各个公开的行业论坛看到他在台上时而言辞犀利地批判风口,时而一针见血地直戳行业痛点。更多的时候,章苏阳娓娓道来讲述他的硬核投资经,转身下台又背着黑色双肩包快步急行,俨然一幅典型理工男的风格。若是中途被听会者“拦截”,会掏出他戴了好几年的小框眼镜,逐一看下资料,开始和粉丝们交换名片。

  “一只小虫”的倔强

  章苏阳的微信签名这样写道:我是一只小虫,但我相信我是一只萤火虫。萤火虫自然让人联想到光和希望,对人类来说更多的是一种美好的象征。正如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所写的《萤火虫》一样,虽然它很小,但凭借自己内在的力量散发有限的光芒,仍然勇敢执着地追求人生。萤火虫更多反映出的是内在气质,比如执着的精神,让人从内到外发光,而这种坚持,将永远照亮和影响身边的人。或许也是这样的想法,让章苏阳一直坚守在投资路上。

  退休之后,继续干风投的人不算很多,除了“南派代表”深创投前董事长靳海涛,长期驻扎在上海的章苏阳是典型之一,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投资圈的“老革命”。1994年加入IDG资本开始,其风险投资人生涯,曾主导投资了携程、易趣、土豆网、如家、汉庭等一系列知名项目,而他的背景是功底过硬的典型“技术派”,用比较流行的话来讲,可谓是自带“硬科技”基因的投资老将。

  关于他的从业经历披露得已经非常详细,从上海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毕业后,章苏阳被分配到上海101厂工作,之后去德国进行了为期18个月的制造业管理培训,归国后又先后在上海贝尔电话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任中央计划协调主管,在邮电部上海520厂当副厂长……这些经历对他从事投资有很大的帮助。在进入IDG资本前,章苏阳担任海南万通集团上海公司总经理,也就是在万通工作期间,章苏阳认识了熊晓鸽和周全,受他们之邀加盟IDG资本。对于这两人,在公开场合他也多次提及“是我革命道路上的领路人。”

  在IDG资本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在2016年4月1日,IDG资本对外发布了一条消息:《23年,IDG资本有了首位荣誉退休合伙人》,这就是章苏阳,他不仅是IDG资本的首位荣誉退休合伙人,也是中国VC史上首位荣誉退休合伙人。据IDG官方资料显示,章苏阳参与并见证了超过25家独角兽公司(市值达到或超过10亿美元)的成长过程。此外,他曾入围2011年《福布斯》中文版第六次发布“中国最佳创投人”榜单。

  而这些成绩成为他再启航的奠基石。仅仅两个月后,章苏阳创立了火山石资本,致力于医疗健康和泛智能技术领域的投资,不过在他看来,这并不算创业,而是继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投资。根据其官网介绍,火山石资本目前管理基金总规模超过22亿元人民币,投资的项目已经有51家之多,包括宸安生物、吉因加、至本医疗科技、暴走漫画、氪信科技等。

  在科创板的前100家申报企业里面,记者发现一家来自贵州的白山云科技招股书里,赫然列着火山石资本的名字,当记者询问时,章苏阳却回复“那是过去的项目了,我们已经不在里面了”。对于被投企业是否在科创板退出,他并没有明确表示偏好,仍然专心地四处看项目,挖掘下一个好的创业公司。

  投资三问直击行业痛点

  身在投资的江湖,勤奋是必备的要素。在广州南沙的一次公开论坛上,聊完行业募资的现状之后,章苏阳急忙走出会场,来不及和身后的创业者们交流,也顾不得窗外的大雨,匆匆赶往广州市看一个生物医药的项目;没过多久,在江西南昌的滕王阁创投峰会上,又看到他和江西的投资人进行“预见独角兽,科创新崛起”的对话,随后又出现在上海的长三角民企大会给企业家们做演讲。

  这几年在各种场合中采访章苏阳的时候,很多情况下都会得到他的反问,让人措不及手但随后他又会仔细阐述他的理念,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投资就是投人,投人,投人。而他的金句也不少,比如“倾向于投资大学期间入了党的创业者”、“90后是中国第一批最正常的人”、“只投红海中的最好项目和黑天鹅”等等。在本周举行的第十三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上,作为分论坛“大浪淘沙、变革将至”主持人的他,针对国企背景的母基金和资深的GP(普通合伙人),给出了被媒体称作三大灵魂拷问的提问。

  针对上半年行业融资数据下降50%的现状,第一问:假定中国PE/VC行业现在有1.5万家机构,能够拿到第二轮投资的,比例大概是多少?第二问:在2006年左右成立的基金,清算的时候,赚钱的基金不到50%。从2012到2013年以后的1.5万家机构中,已经实现退出的,且基金不亏损的,能占多少比例?第三问:通常来讲,国际上对风险投资的评价体系,IRR大于25%可以认定该股权基金就是合格基金,中国1.5万家机构里,能够高于25%的IRR回报的基金会占到多少?

  字里行间,直击行业痛点,从参会者的回答中,可以略见行业目前发展的端倪,几乎是10%的头部机构占据大部分资源,管理了90%的市场资金,而能够有二次融资的机构可能不到四分之一,实现退出不亏损的在行业占比更是寥寥无几。具体到基金IRR(内部收益率)更是受多重因素的影响,不像大家所认知的私募股权投资就能赚大钱,真正能做持续、长期投资的机构需要非常有耐心和选择恰当的退出时机。

  显然对于火山石资本而言,才3年的时间,现在谈退出显得为时过早,但聚焦互联网技术、泛智能技术、新医疗健康仍然是章苏阳未来关注的重点。如同他自己所言,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投资人,给予现在正走在创业道路上的年轻人一些建议,分享经验和心得,共同探讨创业新方向,希望能对他们的创业有切实的帮助。

本版导读

2019-07-13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