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外国学生更好融入中国大学

2019-07-17 来源: 作者:沈凌

  【庙堂江湖】

  市场经济还是一个最妥当的机制,对于协调供求双方的关系很管用。

  沈凌

  

  山东大学学伴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其中折射出的问题让人三思,国外大学生要不要享受“超国民待遇”,成为热议的焦点。其实,这样的事情,我在德国留学的时候也经历过,程度不同而已。

  德国大学的招生录取中,似乎也有一条隐隐的“线”:那就是保持国际学生大约十个百分点的比例,不知道这是不是为了迎合国际大学排名的需要。这个比例或许也是那些想提升国际排名的中国大学的目标。扩大国际影响力无可厚非,问题在于过于急功近利,人家几百年慢慢完成的事情,你想在短期(通常是校长任期)内搞定,也只有大搞擦边球了。

  为了维持这样的一个比例,其实德国大学也给外国学生一个“超国民待遇”:那就是真正的免费。不少人对此看不清楚,觉得外国学生和德国学生一样,都免费读了德国大学,怎么外国学生就是超国民待遇了呢?

  德国大学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香喷喷却不需要投入成本。德国大学的建设和营运费用由政府买单,纳税人掏钱。正因为德国大学生的爸爸妈妈们交了税,然后孩子入了学不交学费,听上去才理所应当逻辑完整。但是,外国学生的爸爸妈妈并没有向德国政府纳税,却也来德国免费入学,相当于享受了超国民待遇。

  当时,我曾经和教授讨论过这个事情。一方面,人家也有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教育公平”啥的;另外一方面,德国大学对于自己的国际影响力也不是很有底气——即便是在免费的情况下,来德国留学的人都不多,如果收费了,人家为啥不去美国还要到德国来留学呢?这个事情在二十年前是我们的揣测,现在则慢慢地得到了验证: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涌入德国,不少德国人开始打起了中国学生的主意,比如德国的巴登州已经开始对非欧盟的外国学生(其实主要就是中国学生)收取数千欧元的学费。

  可见,市场经济还是一个最妥当的机制,对于协调供求双方的关系很管用。只要愿意来的人多了,自然而然,超国民待遇就会下降。其实现在的孩子们不知道,四十年前的外国人在中国,还会享受到无论到哪里都有中国老百姓“立停——行注目礼”的外交礼遇,其人数对比远远超过“一比三”!

  再回头谈旨在帮助外国留学生融入中国学生圈的学伴制度,其实山东大学还是小气了点儿。我一直觉得一比三根本不够。应该撤销专门设置的留学生公寓,让留学生住在普通学生公寓楼里面去,每三个宿舍插一个留学生,那么不需要学校财政补贴,这十几个都会成为好哥们好姐们。中国话也不需要老师教,一个学期下来,保准也能课堂发言。其实这也就是我在德国留学的自身体会,也是德国大学宿舍安排的原则,其中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不知道为什么山东大学的校长出了那么多次国,却没有取到这个真经。

  我们如果这样做,甚至还会比德国大学做得更加好。因为在我们的大学管理中,集体主义制度比德国大学强,班级有班长班主任,团委有辅导员团支书,上面还有学生处校党委,一大堆的人。而德国大学除了分配一个宿舍房间给学生,就再没人管你了。所以,如果我们把留学生化整为零融入到每个班级,相信一下子就会被集体主义的制度融化了,网络上那些喧哗与躁动自然也就平息了。

  (作者系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上海高校副教授)

本版导读

2019-07-17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