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 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

2019-07-18 来源: 作者:王君晖
吴比较/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王君晖

  

  处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换的中国经济,如何在升级换挡过程中,充分挖掘自身潜力,争取实现中速平台上有活力、可持续、韧性强的增长?如何深化改革,摆脱路径依赖,挖掘新增长来源,并制定与之配套的战略计划?这是当前经济工作中亟待突破的重点。

  围绕这些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长期增长”课题组展开了长期研究,其中第七辑就2019~2028年10年经济进行了展望。近日,证券时报记者专访课题组负责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他全面剖析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分析下一阶段经济增长的五大来源,并提出了与之配套的战略方案。

  在刘世锦看来,低效率部门改进、低收入阶层收入增长和人力资本提升、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前沿性创新,以及绿色发展,是与高质量发展要求相适应的中速增长的五方面潜力。要充分释放这些潜力,关键要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

  中国经济开始步入

  中速平稳增长期

  证券时报记者:当前经济正处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换期,增速放缓已成为共识,但具体回落幅度仍有待明确。您如何看待高质量发展与经济增速的关系?

  刘世锦:从经济增长阶段转换的角度看,从2010年一季度开始的增速回落,到2016年三季度开始触底,逐步进入中速增长平台。触底是一个试错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从过去两年多的情况看,构成高增长重要来源的基建和房地产投资的历史需求峰值已过,在增速回落的过程中,仍在寻找与中速增长相适应的新均衡点。这样的均衡点找到后,整个经济的中速增长平台才能基本稳下来,进入一个较长时间的稳定增长期。

  证券时报记者:去年以来,内外部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加,决策层提出“六稳”,其中就包含稳增长。对于现阶段的稳增长,您认为有哪些着力点?

  刘世锦:决策层提出了稳增长的任务。在这个题目下,可以看到几种不同的选择。

  一种是继续沿用老办法,主要是通过扩大基建投资来稳增长。这种办法看起来轻车熟路,但面临杠杆率上升、投资空间缩小、效率下降等难题。另一种思路是将近期的增长回落归结于去杠杆以及从紧的宏观政策,主张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维持已有的增长速度。

  还有一种是主张尊重增长阶段转换的规律,适当降低增长预期,在保持适度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同时,聚焦于实质性深化改革,拓展新的增长来源,争取中速平台上实现有活力、可持续、韧性强的增长。

  证券时报记者:当前对GDP增速目标已开始淡化,应该如何看待增长目标,如何使之与高质量发展匹配?

  刘世锦:在以往长时间的高速增长阶段,GDP指标被置于优先地位,尽管这种方法存在问题,但在那个阶段还算过得去。进入中速增长阶段后,潜在增长率下降,如果继续实行GDP挂帅,问题就会凸现。

  党的十九大提出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在增长目标及其实现机制上要有相应调整。高质量发展并非一个抽象概念,可以体现为由一组指标构成的目标体系。其中具有标志性的指标是就业,还可以包括风险防控、企业盈利、居民收入增长、资源环境可持续性等指标。

  (下转A2版)

本版导读

2019-07-18

头 版(今日29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