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健康产业正从蓝海市场进入重构阶段

2019-08-24 来源: 作者:凌云

  证券时报记者 凌云

  

  在过去10余年的职业生涯中,茗嘉资本创始合伙人饶春梅围绕大健康产业,几乎走了一个闭环:从产业并购到股权投资,再从股权投资到券商投行,最后自主创业,创立了茗嘉资本。

  对于这条发展路径,饶春梅认为是性格和习惯决定命运:“我是四川人,四川人天生爱冒险,身上那股闯劲儿与生自来。”

  大健康产业:

  从蓝海到重构

  2017年,饶春梅从中信证券投行部辞职创业,随后茗嘉资本登记成立,专注于大健康行业股权投资。而更早之前的2012年,饶春梅创建了中国医药投资并购俱乐部,为大健康行业的投资人及企业家进行投融资推荐、资源整合等,7年时间成功促成20多起上市公司收购及一级市场股权融资,帮助企业做大做强。

  彼时作为一名从业人员,饶春梅的切身体会是,与医疗相关的投资并购市场还是一片蓝海。然而,从2012年到2015年短短三年时间一下就变了,“这个行业突然热起来了”。

  饶春梅认为,大健康产业前几年的爆发受多重因素刺激:一是资金涌入,2015年股市从高点回落,一二级市场的估值还没有明显倒挂,一级市场还有较大空间,于是大量资金进入一级市场;二是国家通过方向性政策支持医疗医药行业创新,包括鼓励千人计划专家、万人计划专家回国创业,全球顶级学校留学生回流等;三是由于大健康是一个弱周期民生行业,在经济整体下行的市场环境下显出优势;四是中国人口老龄化正在加剧,健康产业需求增加,市场潜力巨大。

  然而,由于流入的资本量太大,行业出现了严重的泡沫。“2017年是顶峰,前几年与投资方接触,尤其是PE/VC,几乎所有机构都在布局这个方向。”饶春梅用“全民大健康”来形容此番景象。据她回忆,2017年大健康行业的项目估值高得离谱,曾经接触过的一家公司,单个产品刚上临床一期估值竟然就达到20亿。而2018年以来,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估值泡沫逐渐破灭,风险暴露,不少基金都把更多精力转移到投后管理上。

  对于现在的市场估值,饶春梅表示,比前几年下降了一些,但泡沫还没挤干净,因为在现行经济环境下,大健康行业在一级市场中依然相对热门,但目前处于资金紧缺、有价无市的状态。“融不到钱只能借债,很多企业现在都是通过可转债的方式融资。”

  行业集中度加速提升

  “小鱼小虾消亡太快,鲨鱼也会挨饿。”饶春梅说。“比如在这次带量采购中,有的药品价格降幅达到90%,这对于国家采购、降低药品价格来说是利好,但对于很多中小药企来说是一种打击。”饶春梅解释道,通过成本领先战略,综合实力强的龙头药企可以实现以价换量、薄利多销,而这样的价格小公司几乎是无法承受的,待竞争对手死掉后龙头企业占领市场,未来医药健康行业会出现寡头垄断局面。

  饶春梅认为,在当前资金荒的局面下,具有国资背景的药企或成为市场主力。市场上的药企从前几年的7000多家到现在的三四千家,以后可能只剩下几百家,集中度越来越高,“强者恒强”的头部效应正在上演。未来,医药企业的格局可能呈现“二八分化”状态:一边是少数具备研发、生产、销售等全流程一体化的医药企业巨头,另一边是众多小型研发药企,中间层的医药企业则会逐渐被收购兼并或消亡。

  分工细化下的专业专注

  在这样的行业发展趋势下,饶春梅表示,小型药企没有实力走完一个产业链,这可能会倒逼其在研发阶段形成分工,一个公司或团队只做其中擅长的某一段,即CRO、CMO、CDMO,在完成相应阶段的研发成果后即卖出,以转让阶段性成果的方式获利。

  “一个完整的研发周期很漫长,往往长达10年甚至20年以上,不是每个药企都要自己研发、生产和销售,行业慢慢地会进行分工,欧美国家的格局也是如此。”饶春梅说。

  饶春梅认为,私募股权投资的医药赛道,也同样会两级分化,一方面大基金将自成一个角力场,以规模取胜,主要盈利点在于庞大的管理规模和对明星龙头企业的投资回报;另一方面,小规模基金将以专业、专注、纵深赢得未来,这是另一个角逐场。

  目前,茗嘉资本成立两年来投资的多个项目已符合A股IPO要求,目前苏州博瑞生物已申报科创板上市,其他企业近期也将陆续申报,印证了他们早先就设立的“寒冬时不瞄准不打猎,追求稳健、确定性强、可兑现的回报,把资金安全放在首位”的“狙击手”这一理念。

本版导读

2019-08-24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