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预测方向 价格便宜就行

2019-08-24 来源: 作者:陈嘉禾

  陈嘉禾

  

  在资本市场,大多投资者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预测市场波动的方向。但是,预测波动的方向如此之难,以至于一代代投资者为之费尽脑汁,却收效甚微。

  足够便宜的两个结果

  做证券研究的时候,我经常跟同事开玩笑:大家研究报告都越写越长,有的甚至恨不得写上几百页,再配上一大堆漂亮的图标,都快成一本书了。但是,世界上真正最好的研究报告,其实就应该只有一个字:买或者卖,涨或者跌。如果这个字的正确概率是100%,方向判断的准确性是100%,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报告,卖个高价,一点问题都没有。问题是,我们这群世界上最高等的学府毕业出来的学生,在证券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还是写不出这一个字的报告,方向还是预测不准。怎么办呢?只好写一篇几十上百页的报告,希望投资者看在“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的份上,少骂几句。

  显然,预测市场的方向,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如果方向能比较容易地预测,甚至能预测,投资者就会赚很多钱,写报告的人也不用写那么多字。想明白这个道理,投资者下次再试图预测市场方向的时候,就会清醒得多。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其实,当价格足够便宜的时候,投资者是不需要预测方向的。在一个资产的价格,相对于资产的质量非常便宜的时候,投资者买入以后,只会有两个结果:第一个结果是价格上涨,投资者赚钱,第二个结果是价格继续下跌,投资者可以以更低的价格,买到更多的资产,将来就能赚到更多的钱。当一笔交易的结果无非是赚钱和赚很多钱的区别时,投资者为什么还要做预测方向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由香港市场说起

  以当前的香港市场为例,从各个维度来看,港股现在的市场估值,已经达到和2016年2月相当、甚至更低的估值水平。以恒生国企指数的50个成份股为例,其中PB(市净率)估值比2016年2月恒生国企指数最低点时更低的公司有28个,而比当时高的只有22个。更重要的是,在当前估值更低的28个公司里,有17个属于50个成份股利净资产更大的25家公司。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恒生国企指数的整体PB估值高于2016年的最低点,这主要是由于2018年3月5日的一次成分股大调整导致的。

  回想2016年2月的香港,当时的市场消息面一片低迷,除了估值越来越低以外,根本找不到任何上涨的理由:情绪和消息都不支持。但是,之后的香港市场,却在两年里上涨了最高80%。在这些港股估值超低的时候,投资者只要看到了足够低的估值,那么他们根本不需要预测市场的方向。

  在市场跌到足够便宜的时候,当投资者面对一个6倍PE(市盈率)的股票的时候,他应该想的,不是“这个股票还能跌多少?”而是应该思考,6倍的PE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如果盈利不变、估值不变,那么买入后每年的净利润回报就是16.7%,而如果利润增长,那么可能会变到20%。对于一个潜在回报率达到16.7%到20%的投资,预测它短期的价格涨跌,还重要吗?

  便宜就是机会

  不仅股票如此,在很多领域也是一样。以原油价格为例,由于受到众多地缘政治、经济变动、边际供需较量的影响,再加上有全球无数极其专业的投资者置身其中,预测原油价格的走势,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但是,在2015年年底、2016年年初,当原油价格受到多方原因影响,跌破30美元的时候,投资原油本身就变得极其划算。

  那个时点,在30美元以下买入原油的投资者,只要没有使用杠杆,基本只会面临两个结果:要么原油价格上涨,赚一些钱,要么原油价格下跌到20美元、甚至10美元,只要没有被杠杆压爆仓,投资者完全可以无视之前的浮亏,买入更多的原油,最后赚更多的钱。毕竟,做为全球最主要的能源、化工原料来源,供给量早在几十年前就达到峰值的原油,在面临不断增长的全球人口、经济需求时,一定会有上涨的一天。

  而超低的价格,天然有向平均价格回归的动力。记得在2015年底到2016年年初,原油市场暴跌的时候,著名的价值投资者霍华德·马克斯先生,曾经写了一篇有名的投资备忘录,解释了这种机制。马克斯先生指出,更低的原油价格,一方面会导致供给减少,生产成本较高的油田会减少产油量,原油的替代能源,比如太阳能、天然气的生产,也会因为原油的价格过于低迷,而丧失竞争力、从而减少产量。另一方面,低油价也会导致需求的上升,人们会购买更大耗油量的汽车,贫油国会买入原油、增加自己的原油储备,工业企业会囤积更多的原油产业链下的化工原材料,由这些原材料制成的产品会变得更便宜,从而促进销量。因此,在油价极低的时候,促进油价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恰恰就来自低迷的油价本身。

  所以说,“贱取如珠玉,贵出如粪土”,在资本市场上,对那些以相对其价值很低、甚至极低的价格买入的投资者,其实根本不用劳形苦心的预测市场的方向。极低的价格本身,就会给投资者带来确定性的投资回报。当胜利的天平已经倾向投资者的时候,复杂的短期市场价格预测,其实不做也罢。

  (作者系信达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研发中心执行总监)

本版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