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拉皮”的旅游景点

2019-08-28 来源: 作者:黄小鹏

  【鹏眼看市】

  一大堆人忙来忙去,创造了很多GDP,但如果跳出三界外一看,这些GDP中一部分很可能是无效的甚至是有害的。

  黄小鹏

  

  经济学家李迅雷先生最近讽刺了盲目追求GDP的现象。一条漂亮的河,在中国会创造可观的GDP(门票、景观住宿、XX河大鱼头、地方特产等),如果在其它国家,nothing,人们就看看这条河,什么GDP也创造不出来。

  一大堆人忙来忙去,创造了很多GDP,但如果跳出三界外一看,这些GDP中一部分很可能是无效的甚至是有害的,这情况很多领域都存在,旅游业中的各种忽悠、套路创造的GDP显然是无效的,笔者在此想说的是另一种:景点注水拉皮。这些年,全国各地旅游景点出现了一个趋势,就是被人为地“拉皮”变大了,拉皮的方法几乎如出一辙:在距离景点很远的地方建设游客中心或停车场,然后有偿坐上景区的车辆到达景点入口。一些文化或历史遗址为了避免体量太小,不够震憾,就在景区内部建设很多“配套”的新景点,这样很多景点入口也往外推了。有些景点入口和出口分开,出了景区还要绕不少路,甚至经过长长的商业街。

  拉皮有没有好处?当然有一定的好处,当人流量特别大的时候,可以把游客分散在游客中心到景区路上、与景点无关的配套人造建筑上,从而避免过度拥挤,提高游客接待能力。

  拉皮的坏处很明显:一是增加了游客到达景点的时间和经济开支,坐接驳车到景点入口少则一人10元,多则30元,当然还有更高的,加上等车,时间与金钱两项成本不低;二是大大降低了旅游的体验,人们去看某个古迹,希望花更多地时间进行纯粹的文化体验,有时到了景区,内部还有很长的步行距离,加上出来后又走很远,结果你花二、三小时参观,真正用于接触核心景点的时间只有半小时,大大降低了人们的旅游体验。三是这种圈占式、拉皮式开发,让很多景点或景区与周围环境割裂了,有些景点或遗迹虽然很有名,文化含量高,但就建筑而言它很普通,并且是与周围环境有机融合在一起的,被圈占后,容易变成“盆景”,增加了游客寻幽探胜,还原历史的难度。

  笔者二十多年前曾参观过中部某城市的一个塔楼式景点,当时公共汽车站就在山脚下,下了车登山十几分钟就可以上楼,观赏大好风光,近期再去,却发现要先到一个庞大的游客中心,再经过一个富丽堂皇的入口大门,再穿过很多硬造出来的景点才能到达目的地,其间还要花钱坐车,大热天的搞得苦不堪言。前年,笔者去西南某地参观某革命遗迹,那景点本来是一个南北通道上的隘口,被圈占后,原来可走的路也不让走了,必须在好几公里外的地方下车再换乘景区的车进去,而景区关门时间又早,跑了老远一趟路,什么也没看到,甚为扫兴。

  其实,要改善景区秩序,提高接待能力,完全不必如此过度拉皮,优化游览路线,延长开放时间,科学规划缓冲区就可以达到目的。近年兴起的给景区拉皮,动机很简单,就是尽量通过提高门票价格(景点“大”有助于提价)、交通服务、商业门面收入来创造利润,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有些景点文化含量高或历史价值大,但体量小,一看远远的、庞大的停车场和游客中心,有人要利用这个历史物来狠狠地大赚一笔的感觉挥之不去。

  景区拉皮确实对地方GDP和财政有很大帮助,但纯社会价值有多大呢?主题公园之类的纯人造景点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它爱怎么拉皮怎么追求利润最大化,都不会对社会产生危害,因为有竞争存在。那些风景名胜、历史文化遗迹,之所以许多人明知是拉了皮的、注了水的,仍然蜂拥而至,是因为这些景点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也就是经济学上说的垄断性。通过垄断获取超额收益,只是一种财富转移而非财富创造,那些名胜和遗迹从本质上属于全体人民,地方政府以商业化方式来运营它,确实不应该,这些地方的收费应以覆盖成本为限,通过拉皮来追求利润最大化,显然是走歪了。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本版导读

2019-08-28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