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人做专业事

2019-09-23 来源: 作者:木木

  【缘木求鱼】

  这几年,被从专业队伍里揪出的“非专业人”,时不时就能把中小投资者、把市场吓一跳。

  木木

  

  “专业人做专业事”,是这些年比较流行的一个说法。一个简单的陈述,意思很明确,但如果细究,还是能在“简单”之中究出一些别样味道的。

  “专业人做专业事”固然正常且应该,但“专业人不做专业事”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比如,中文系的学生毕业之后,不去搞“文字工作”,或者没机会搞“文字工作”,自愿或迫不得已地跑去杀猪、卖肉,当然没问题,不能因此对人家胡乱揣度;而且本着世事规律,只要肯用心,时间长了,把自己做成了新的专业人,也是大概率的事情。

  不过,“专业人不做专业事”似乎还可以有另外一层解释,即专业人在做专业事的过程中,或有心、或无意,抛弃专业技能、背弃专业精神,以操弄的心态做专业事。这就有问题。有什么问题呢?一是,如此做事,很难配得上“专业人”的标准,既是对自己“专业性”的否定,也是对社会给出的“专业对价”的否定,本质上就走向了尸位素餐。二是,在做事过程中很可能出问题,事情很可能做不成功。比如,注会审计上市公司财报,只要不笃守专业要求,出问题几乎无可避免。这些年来,类似的问题出了不少。注会如此,别的当然也一样。

  这种“专业人不做专业事”,显然和文科生转行去杀猪的“专业人不做专业事”有本质上的区别。后者是路径选择不定,但精神可以守一,只要把持住这个关键点,别管做的是不是“专业事”,都有最终成为专业人并专人专事完美匹配的可能;前者就不同,虽然走在“大路”上,但心念却总是不定,这就难免神魂颠倒,一头扎进路边的沟里去。

  专业人笃守专业技能专心做专业事,就是有专业精神。有专业精神,既是专业事对专业人的客观要求,也是专业人做好专业事的主观保证。

  比如踢足球。虽然别管什么人想踢就能踢,但要想踢进世界“几几强”,肯定还得靠专业足球运动员才行。足球运动员的专业精神,内涵除了对足球技术需不断进步的要求外,对道德品质以及身体素质也有底线要求。以身体素质为例,不抽烟、不喝酒显然是底线之一,因为抽烟对心肺功能有很大影响,喝酒——尤其是长期喝酒、喝大酒——会极大抑制成骨细胞的活性和增殖,易导致骨质疏松,甚至股骨头坏死。所以说,专业足球运动员不抽烟、不喝酒,是其专业精神的基本要求;专业精神缺失者,显然做不好专业人,也没资格做专业人。

  媒体报道,9月18日22时52分许,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前身是天津权健队)球员张鹭涉嫌醉驾被交警查获,后被警方以涉嫌危险驾驶罪刑事拘留。又一个典型的专业人缺乏专业精神的例子,类似的缺乏专业精神的表现和例子已经很多了,总是有这种缺乏专业精神的“专业人”混在队伍里,也难怪中国专业足球队总也跑不动、总是摔跟头。

  专业人没有专业精神、不按照规矩做专业事,足球界之外,其实也不鲜见,上市公司的队伍里有,各类中介机构里也不少,这几年,被从专业队伍里揪出的“非专业人”或者专业精神缺失的“专业人”,时不时就能把中小投资者、把市场吓一跳。要从根本上改变“专业人不做专业事”的局面,手段无非有二:其一,进一步推出更有针对性的新措施;其二,进一步强化防治力度。不在这两个方面下点狠功夫,要想迎来一个新局面几无可能。在这件事情上,踢足球如此,做上市公司、搞投资如此,推动市场健康发展也如此。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本版导读

2019-09-23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