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三季度净利跌四成 小品牌越来越难做

2019-10-18 来源: 作者:王基名 邢云
  东方IC/供图 彭春霞/制图

  今年第三季度,酒鬼酒净利润为2818万元,同比下降39.5%。公司今年第三季度销售费用为9719.61万元,去年同期为6464.53万元。

  证券时报记者 王基名 邢云

  

  10月17日晚,酒鬼酒(000799)发布三季报,整体来看公司前三季度依然达到近30%的增速,但第三季度净利润仅为2818万元,下降近四成,有投资者直呼“爆雷”,还有行业人士感叹“小品牌越来越难做了”。

  单季净利润下降四成

  根据三季报,酒鬼酒前三季度营收为9.68亿元,同比增长27.34%;净利润为1.84亿元,同比增长14.27%。其中,第三季度酒鬼酒净利润为2818万元,同比下降39.5%。

  公告称,业绩下降原因主要是本季销售费用对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合并报表显示,公司今年第三季度销售费用为9719.61万元,去年同期为6464.53万元;1~9月,公司销售费用为2.79亿元,去年同期为2.03亿元。从核心数据指标来看,第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长9.75%,而销售费用率同比增长37.45%,是净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

  此前,亮丽的半年报发布之后,市场对酒鬼酒有了较高的期待。2019年上半年,酒鬼酒实现营业收入7.09亿元,同比增长35.41%;净利润1.56亿元,同比增长36.13%。今年以来酒鬼酒股价翻倍,特别是在其发布半年报后,公司股价在9月份快速上涨,并在9月18日涨停,9月24日大涨9.92%,股价创下七年来新高42.87元。不过当时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部分机构客户在高位出货。

  从三季报股东情况来看,第三季度,北上资金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在第三季度继续增持了酒鬼酒,其持股数增持至544.85万股,持股比例1.68%,名列十大股东第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曾在第二季度退出公司前十大股东,今年一季度其持有公司股票164.4万股,为公司第九大股东。公开数据来看,深股通资金在三季度之后又进一步增持了酒鬼酒,截至10月16日,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股689.08万,占比达2.12%

  此外中国银行托管的三只基金曾在上半年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但在第三季度,此三只基金亦有调仓,曾持股289.15万股的第三大股东,中国银行华夏稳盛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已从前十股东中退出;中国银行招商中证白酒指数分级证券投资基金则增持至585.13万股,仍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停货控货致盈利波动

  酒鬼酒相关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更多与公司的市场战略调整有关,因为需要维护市场,公司进行了必要的停货控货,导致了盈利波动。此外,上述人士表示,第三季度是酒类销售的传统淡季,体量小就会放大波动,实际波动幅度都在正常范围之内,并非是营销受到阻碍,公司全年规划也不会受到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酒鬼酒半年报显示,公司下半年将继续加强价格管控,整治市场秩序。加大市场督导、督察力度,统一产品政策,清晰市场分级,明确产品价格,严控价格倒挂。

  近年来,消费升级已经成为白酒领域的大事,各大白酒公司争相扩展高端市场,并衍生出白酒市场的提价潮。此前半年报显示,酒鬼酒高增长主要动力来自于“内参”酒成立专营公司,高端大幅放量驱动,在经营战略中,酒鬼酒也重点稳步推进“内参”酒稳价增量、“酒鬼”酒量价齐升、“湘泉”酒增品增量的三大核心 策略,进一步梳理优化产品线,构建清晰、合理的产品体系,继续聚焦“52度500mL内参酒”、 “52度500mL红坛酒鬼酒”、“52度500mL传承酒鬼酒”三大战略单品。

  而“内参”、“酒鬼”系列中高端酒正式酒鬼酒的主打产品,在半年报的分产品经营情况中也可以看出,两大系列酒今年上半年合计销售收入约6.29亿元,占其酒类销售7.07亿元的绝大部分。可以说白酒消费升级以及产品提价是酒鬼酒在近两年业绩增长迅速的重要原因。

  但综合全国高端白酒市场来看,区域性白酒、小型白酒公司在高端白酒领域受到的挤压越来越严重。一位长期跟踪白酒行业的投资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白酒的消费下沉是非常明显的,之前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省会城市是茅台的消费主力,现在发现在一些三四线小城市办事喝茅台也越来越普遍。”在这种趋势之下,白酒公司的业绩分化愈加明显。

  以今年上半年数据情况威力,有四家白酒公司业绩同比下降,而且其中三家营收也同比下降。金种子酒今年上半年营收5.06亿元,同比下滑7.8%;净利润亏损3178.34万元,同比下滑629.21%,是上市白酒公司中今年上半年除了*ST皇台外,又一家亏损企业,而且业绩降幅最大。另外,今年上半年,青稞酒净利润2244.94万元,同比下降74.51%;伊力特净利润2.02亿元,同比下降6.38%;金徽酒净利润1.35亿元,同比下降14.37%。相比于2018年上半年仅有青青稞酒业绩下滑的状况,白酒企业分化趋势已经清晰可见。

  另外,在部分白酒公司业绩增速下滑的同时,头部酒企则继续保持较高增长,在今年中报中这种现象较为明显。三季报中虽然贵州茅台第三季度净利润增速同样出现下滑,但依然达到17%,而且上述跟踪白酒行业的投资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茅台的三季报属于中规中矩,在没有特别放量的情况下,能保持这个增速已经不错了。”而众多券商也依然看好茅台,并认为被市场赋予较高预期的茅台直销业务较大量将在四季度兑现。

  对于第三季度的业绩下滑,酒鬼酒相关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更多与公司的战略调整有关,因为需要维护市场,公司进行了必要的停货、控货,导致了盈利波动。根据公开消息,在今年7月份,酒鬼酒确实下发了《酒鬼系列产品停货通知》,湖南市场酒鬼系列产品暂停供货,停货期间不再接受订单及办理发货事宜。不得不说酒鬼酒的停货、控货与茅台的排队购买一瓶难求形成鲜明对比。

  他还表示,“第三季度是酒类销售的传统淡季,体量小就会放大波动,实际波动幅度都在正常范围之内,并非是营销受到阻碍,公司全年规划也不会受到影响。”

本版导读

2019-10-18

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