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的回复

2019-10-19 来源: 作者: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公司于2019年10月14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中小板关注函【2019】第360号,以下简称“关注函”),现就函中问题进行回复说明如下:

  2019年10月14日,你公司披露《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称预计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3,100万元至-3,600万元,同比下降232.59%至253.97%,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受2018年海洋牧场自然灾害影响,公司于2016年、2017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另外,因海洋牧场增养殖品种重新规划区域,致使海域使用金分配计入当期数额增大等。

  一、请结合2018年海洋牧场自然灾害影响的具体情况与你公司2016年、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投放量及其生长周期等,具体说明你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的主要依据与数量情况。

  回复:

  1、2018年海洋牧场自然灾害影响的具体情况

  公司在2018年1至2月份进行2017年度獐子岛区域海洋牧场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工作过程中,发现部分养殖海域虾夷扇贝死亡严重,亩产过低;部分养殖海域亩产下降。根据最终盘点结果以及2017年末底播虾夷扇贝账面成本等相关财务数据,依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对2014年、2015年及2016年投苗的107.16万亩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成本57,757.95万元进行核销处理。对2015年、2016年投苗的24.3万亩海域成本为12,591.53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6,072.16万元。

  2、公司2016年、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投放量及其生长周期情况

  公司獐子岛区域海洋牧场2019年度可收获的底播虾夷扇贝来源于2016年及2017年投苗养殖的底播虾夷扇贝。其中:

  2016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43.6亿枚,投苗面积60.8万亩,2018年初受灾后,其中55.6万亩养殖海域抽测平均亩产过低,放弃采捕,账面成本予以核销,剩余5.2万亩于2018年度收获2.1万亩,2019年度收获3.1万亩。

  2017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31.8亿枚,投苗面积40.7万亩,2019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20万亩,剩余面积2020年收获。结合2019年春季抽测数据、本年实际采捕数据以及预计存量等数据测算,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公司底播产品按其生长周期(一般为3年左右)进行采捕和相应成本结转,同时,根据市场订单及市场对扇贝规格的需求等情况来统筹规划采捕时间与采捕数量,并相应进行相关成本结转。

  3、底播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量总量减少情况说明

  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底播虾夷扇贝收获面积15.5万亩,较受灾前(2017年同期)减少70%、较2018年同期减少17%,2019年前三季度产量3,869.20吨,较受灾前减少73%,较2018年同期减少15%,具体数据详见下表。

  2019年前三季度底播虾夷扇贝收获及同比情况统计表:

  单位:万亩、吨、公斤/亩

  ■

  综上,公司海洋牧场遭受自然灾害后,公司对107.16万亩亩产较低、已没有采捕价值的海域放弃采捕,对24.3万亩亩产较低海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因此2018及以后年度可收获面积及资源量较受灾前大幅减少,且短期内难以恢复,造成海洋牧场相应资产折旧摊销、海域使用金等固定成本无法摊薄,产品单位成本上升,公司整体净利润水平同比下降较大。

  二、请说明你公司今年是否对底播虾夷扇贝进行抽测,如是,请进一步说明抽测活动的具体情况,包括历次抽测时间、抽测海域、抽测程序、抽测方法、抽测结果等。

  回复:

  根据公司《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4-5月、9-10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

  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的调查范围为:海洋牧场当年未采捕区域;调查方法为:存量抽测以不高于4万亩为一个单位,每个调查点位视频摄像300米,当年底播贝水下摄像根据情况可以调整到200米,每一年份苗种用采集器或网具随机抽取20个左右扇贝测量规格和体重;计量工具为:游标卡尺、水下摄像机、电子称;计量标准为:单枚个体测量时,长度单位数据要求保留小数点后一位数;重量测量数据小数点后四舍五入;测量规格安排为:不同年份苗种随机抽取1-2网次各测量20枚个体。

  以公司近三年抽测为例,说明抽测时间如下:

  2017年4月27日开始实施春季抽测,9月26日开始实施秋季抽测;

  2018年5月12日开始实施春季抽测,10月12日开始实施秋季抽测;

  2019年5月10日开始实施春季抽测,秋季抽测正在准备中,尚未开始实施。

  其中:

  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的调查范围均为海洋牧场当年未采捕区域。

  具体抽测情况如下表所示:

  ■

  三、请结合你公司海洋牧场增养殖品种重新规划区域的具体情况、海域使用金总体变化情况及分配方法等,按照产品分类列示海域使用金分配情况,并说明较上年同期的变化情况及合理性。

  回复:

  1、海洋牧场增养殖品种重新规划区域的具体情况

  公司海洋牧场两次遭受重大灾害,使公司经营面临重大挑战。为了及时关闭风险敞口,2019年初,公司从海洋牧场布局、产业结构、产品结构、组织结构等多维度进行了变革和转型。

  海域布局方面,公司调整确权海域的用海规划,划分为资源区和生态区。资源区内,压缩底播虾夷扇贝规模,底播增殖区调整为位于岛屿周边的传统稳产区域。在资源区内设立土著品种海螺的资源养护区。生态区内,在资源区相临海域设置生态隔离区域,用于满足底播虾夷扇贝养殖容量需求,为资源区提供充足饵料,并降低底播虾夷扇贝系统性大规模死亡蔓延等风险。

  组织管理方面,为实现海洋牧场布局的重构和资源的恢复,2019 年初,公司本着依据品类、立足海域的经营重点,重新规划调整了组织架构,设立了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沿岸资源养护事业部等,以提高养殖质量和运营效率。

  2、海域使用金成本分配方法

  (1)2019年以前海洋牧场相关产品的养殖方式及海域使用金成本分摊方法

  公司獐子岛区域海洋牧场主要产品包括虾夷扇贝(包括底播虾夷扇贝和浮筏虾夷扇贝)、海螺、海参、鲍鱼、海胆、牡蛎(浮筏养殖)、蟹子、紫石房蛤及鱼类等。其中人工投苗养殖的主要产品有虾夷扇贝、鲍鱼、牡蛎、海螺等,其他产品均为野生资源(注:2017及2018年,公司尝试进行海螺人工繁育,投入少量苗种进行增殖试验,苗种繁育成本较少)。

  2019年以前,因无法计量野生产品占用海域面积,未对其分摊海域使用金,公司仅对人工投苗的底播虾夷扇贝和鲍鱼分摊海域使用金成本。因公司獐子岛区域海洋牧场海域使用权均为立体确权(包括海底及海面),浮筏虾夷扇贝、牡蛎养殖产品也未单独核算海域使用金。

  海域使用金的具体分配方法:

  按单个年度底播虾夷扇贝养殖面积占在养的各个年度底播虾夷扇贝养殖面积之和的比例,乘以全年应交海域使用金总额,得出单个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本年应分摊海域使用金。计算公式如下:

  XX年度底播虾夷扇贝当年应分摊海域使用金=(XX年度底播虾夷扇贝养殖面积/在养各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总养殖面积)×当年应交海域使用金总额

  (2)2019年海域使用金成本分摊方法

  2019年初,公司海洋牧场养殖区域重新规划后,将养殖海域面积229万亩划分为:底播虾夷扇贝资源区和生态区105万亩,海螺资源养护区120万亩,獐子岛及周边岛屿沿岸区域4万亩。各区域海域使用金分摊方法如下:

  1)底播虾夷扇贝资源区和生态区105万亩

  底播虾夷扇贝资源区和生态区105万亩2019年预计全年海域使用金5,074万元。此部分海域使用金分摊方法与2019年以前底播虾夷扇贝海域使用金的成本分摊方法一致,分摊方法详见前述说明。

  2)海螺资源养护区120万亩

  海螺资源养护区120万亩2019年预计全年海域使用金5,787万元,按月份平均分摊计入消耗性生物资产科目。

  3)獐子岛及周边岛屿沿岸区域4万亩

  獐子岛及周边岛屿沿岸区域面积4万亩海域的2019年度海域使用金共320万元,因海域面积相对较小,仅占獐子岛区域海洋牧场总面积的1.7%,无法划清主要产品的占用面积,因此按该海域内主要产出产品(海参、鲍鱼及海螺)2019年预计产值的比例分摊,其中海参分摊255万元、鲍鱼分摊23万元、海螺分摊42万元。

  3、海域使用金成本结转方法

  底播增殖的产品成本在消耗性生物资产科目下核算,分品种、按底播年度分别设置,即按不同品种、不同底播年度的在产品分别作为成本核算对象。

  1)底播虾夷扇贝

  公司底播虾夷扇贝成本构成为初始投入成本(主要为苗种费、播苗费用等)、增养殖过程成本(主要包括海域使用金、采购苗种资金对应的资本化利息等)及收获期成本(主要包括采捕费、运输费、看护费等)。

  底播虾夷扇贝成本除收获期成本按实际发生结转外,其他成本归集后在实际发生采捕作业时,按照收获亩数乘以每亩平均成本进行成本结转;凡到收获期的底播增殖产品,根据公司的采捕作业情况,若在收获年度全部捕捞完毕,其对应成本全部结转完毕,则该底播增殖产品对应的消耗性生产资产科目年末无余额。若年内未全部捕捞完毕的,年末则会根据尚未收获的养殖面积留存一定数额的存货成本。

  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养殖周期一般为3年左右,收获期之前的海域使用金成本在消耗性生物资产科目中归集,在收获月份,按当月收获亩数乘以账面每亩平均海域使用金成本结转。

  2)海螺

  公司海螺产品成本主要包括海域使用金、采捕费、运输费及看护费等。目前,公司采捕的海螺全部为野生资源,无苗种费等初始投入成本,当年所发生海域使用金、采捕费、运输费及看护费等成本,视同为收获期成本,当年全部结转至营业成本。

  考虑到海螺繁殖期资源保护等因素,部分月份不进行采捕,但海域使用金及看护费成本仍然会发生,因此公司对海域使用金及看护费成本,根据各月份海螺预算产量占全年预算产量的比例,在各个正常采捕月份进行分摊,以避免在无海螺收入月份成本结转与收入不配比的情况。因此,海螺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在部分月份会出现余额,但年末全部结转完毕无余额。其他采捕费、运输费等成本的发生与采捕生产匹配,在发生当月结转营业成本无余额。

  4、海域使用金总体变化情况

  截至2018年末,公司獐子岛区域海洋牧场确权海域面积229万亩,按海域使用金征收标准计算,2018年度海域使用金11,195.71万元。截至2019年9月末确权海域面积229万亩,与上年变化不大。

  5、海域使用金成本具体分配及同比情况

  1)2019年前三季度海域使用金成本分配及成本结转情况

  2019年前三季度海域使用金结转情况统计表:

  单位:万亩、万元

  ■

  具体分产品分配情况说明:

  1)2016年底播虾夷扇贝:于2016年末投苗,2019年初可采捕面积3.1万亩,以前年度分摊归集并结转至2019年的海域使用金期初余额392.80万元,本年度分摊的当年海域使用金55.43万元,于2019年5月份全部采捕收获完毕,结转海域使用金成本448.23万元,期末海域使用金成本无余额。

  2)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于2017年末投苗,2019年初可采捕面积40.7万亩,以前年度分摊归集并结转至2019年的海域使用金2,710.06万元,本年度分摊的当年海域使用金2,015.15万元,2019年5月份开始采捕收获,累计收获12.4万亩,结转海域使用金成本1,335.78万元,期末海域使用金成本余额3,389.44万元。

  3)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于2018年末投苗,养殖面积32.35万亩,本年未进入收获期,2018年度分摊并结转至2019年的海域使用金32.14万元,本年度分摊的当年海域使用金1,724.43万元,期末海域使用金成本余额1,756.57万元。

  4)海螺:本年度分摊的当年海域使用金4,360.05万元,本期收获结转海域使用金2,896.88万元,期末海域使用金成本余额1,463.17万元。

  5)海参:本年度分摊的当年海域使用金190.99万元,本期收获结转海域使用金108.96万元,期末海域使用金成本余额82.03万元。

  6)鲍鱼:以前年度分摊并结转至2019年的海域使用金2.18万元,本年度分摊的当年海域使用金17.62万元,本期收获结转海域使用金19.38万元,期末海域使用金成本余额0.42万元。

  2019年前三季度,结转至营业成本中的海域使用金合计金额为4,809.23万元,其中属于以前年度海域使用金结转至本年营业成本中的金额为1,220.23万元、本年度的海域使用金结转至本年营业成本中的金额为3,589.00万元。

  (2)海域使用金成本同比变化情况

  2018年前三季度,属于当年应分摊的海域使用金7,528.76万元,按2018年在养殖虾夷扇贝养殖面积分摊,其中2015年底播虾夷扇贝1,783.93万元、2016年底播虾夷扇贝650.83万元、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5,094万元。

  2018年前三季度海域使用金结转情况统计表:

  单位:万亩、万元

  ■

  2018年前三季度,收获2015年底播虾夷扇贝18.7万亩,结转至营业成本中的海域使用金合计金额4,251.59万元,其中属于以前年度海域使用金结转至本年营业成本中的金额为2,517.73万元、本年度的海域使用金结转至本年营业成本中的金额为1,733.86万元。

  2019年前三季度,当年的海域使用金结转至本年营业成本中的金额为3,589.00万元,较2018年同期1,733.86万元增加1,855.14万元,影响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成本增加1,855.14万元。主要原因为海洋牧场海域重新规划,海域使用金在各个养殖产品间的分配方法调整,分摊计入当期收获产品中的海域使用金成本增加所致。

  2018年度,当年海域使用金在当年在养的2015年度、2016年度及2017年度三个年度底播虾夷扇贝中分配,只有分配至当年收获的2015年底播虾夷扇贝中的部分影响当年营业成本和当年收益,分配至2016年度及2017年度底播虾夷扇贝中的海域使用金,在收获年度再结转成本,不影响2018年当年收益。

  2019年度调整后,底播虾夷扇贝资源区和生态区当年的海域使用金在当年在养的2016年度、2017年度及2018年度三个年度底播虾夷扇贝中分配。海螺资源养护区分摊的海域使用金视同为本年收获期成本,需结转至2019年营业成本,因此对当年收益造成较大影响。

  注:公司2019年三季度报告未披露,以上2019年1-9月份财务数据可能与最终数据存在偏差,以2019年三季度报告披露数据为准。

  6、海域使用金成本变化的合理性

  综上,公司认为从实施海洋牧场海域重新规划以及海螺成为特定区域的主要品种方面综合考虑,2019年公司将沿岸区域以外的海域使用金成本依据底播虾夷扇贝面积和海螺资源区面积进行分摊是合理的。因海洋牧场增养殖品种重新规划区域,致使报告期内海域使用金成本分配计入当期数额增大,是2019年前三季度经营业绩同比下降的原因之一。

  四、你公司认为应予以说明的其他事项。

  无。

  特此回复。

  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

  2019年10月19日

本版导读

2019-10-19

信息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