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机会不公 改革迫在眉睫

2019-10-19 来源: 作者:熊德志

  【香江观潮】

  香港现行教育制度日益贵族化,使得阶层固化进一步强化和加剧。

  熊德志

  

  近些年来,香港社会财富和收入差距持续扩大,中产阶层因被现实窘境挤压而逐渐缩小,并对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构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胁。这次社会事件暴露了香港此前的深层次社会问题,不仅未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令社会更加撕裂。更为令人忧虑的是,香港的住房、教育等突出矛盾,日益加剧。

  香港的楼市被财阀垄断由来已久,已经无需赘述。政府的各项政策“辣招”也令年轻人“上车”变得更加困难。而资产价格的涨幅又超过收入的涨幅,造成严重的财富不均,令那些身为专业人士的律师、医生、会计师也望楼兴叹。

  最令人忧虑的,则是香港现行的教育体制。

  香港现行教育制度日益贵族化,使得阶层固化进一步强化和加剧。自2001年教改以来,官立和政府资助学校数量持续下降,而私立和国际学校数量则在上升。香港的教育制度已经把学生分为五等,即国际学校、直资学校、资助学校,而资助学校又有三个等级。其课程设置、资源、规管完全不同,造成了教育机会的不公平。

  本地小学和中学细分有以下三种:

  1、官立/官津学校:使用香港本地教材,100%政府资助,对学生免费,小学一年级入学通过教育局抽签决定。

  2、直接资助即直资学校:使用香港本地教材或符合教育局规定的本地课程,部分政府资助,对学生收费1000~110000港币/年,入学为选择性的直接申请。

  3、本地私立学校:大多数使用香港本地教材或符合教育局规定的本地课程,也可以使用非本地课程;向学生100%收费,对学生收费20000~280000港币/年,入学为选择性的直接申请。

  国际学校细分以下四种:

  1、国际私立学校:大多数使用香港本地教材或符合教育局规定的本地课程,也可以使用非本地课程;向学生100%收费,对学生收费20000~280000港币/年,入学须直接申请。

  2、英基学校协会暨英基:非本地课程,国际文凭考试(IB)、国际中学教育普通证书(IGCSEs,由剑桥创立,被全球大学广泛认可)及英国商业与技术教育委员会课程(BTEC); 2016年之后对学生收费110000~160000港币/年,入学为非选择性的直接申请。

  3、国际学校:非本地课程,国际文凭考试(IB)、国际中学教育普通证书(IGCSEs)、普通教育高级程度证书(A-Level)、国际小学课程(IPC)、蒙特梭利、大学先修课程(AP)等,向学生100%收费,对学生收费70000~235000港币/年,入学为选择性的直接申请。新成立的国际学校要求招收持有外国护照的学生比例为50%~98%。

  4、私立独立学校:非本地课程,国际文凭考试(IB)、国际中学教育普通证书(IGCSEs)、大学先修课程(AP)等,向学生100%收费,对学生收费70000~225000港币/年,所有私立独立学校须确保所取录的学生最少有70%为香港永久性居民。

  作为承担了本地70%以上中小学生教育的100%政府资助学校,即官立/官津和资助学校,被政府严格规管,财力有限,教育质素远远低于国际学校或直资学校。

  与此同时,无论是国际学校还是直资学校,都是学位世袭制,无论报读什么学校,首先要先看孩子的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是否在该校毕业,如果是,就会录取;如果不是,那就要进行千军万马的竞争。

  至于为孩子选择或提供怎样的教育,又完全取决于家庭的经济状况。

  因为香港的现行教育体制从孩子8个月大开始读PG(Play Group)和2岁开始读PN(Pre-Nursery)的时候,其一生的路径基本上就被决定了。因为什么样的开始,就决定了孩子未来将升读什么学校,而且基本上就是一校定终生。这其实和印度的种姓制度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在如此的境地下,未来的年轻人又会有怎样的未来呢?

  我以为,教育的不公平是最大的不公平。

  由此可见,待事件平和之后,香港推行系列社会改革势在必行。在诸多的深层次问题中,香港的教育改革尤其是重中之重,因为事关香港的前途和未来。

  (作者系香港金融从业者)

本版导读

2019-10-19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