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跃低谷 王者归来

2019-10-21 来源: 作者:邢云

  证券时报记者 邢云

  

  市值从1500亿跌至200亿,再回到1200亿;净利润从100亿几乎归零到现在半年实现近70亿盈利。

  仅从三一重工这两组简单的“过山车”数据,就可窥见当年行业低谷期的惨烈,和公司如今“归来”时的气势如虹。

  “回头来看,如此深度和规模的周期调整反而是件好事”,谈起前几年让许多行业人士认为是灭顶之灾的周期低谷,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已经云淡风轻。

  向文波说,三一重工学到了两点:一个是了解什么是经济周期,过去只有增长、增长、增长,从来没有过如此深入、长周期的调整;另一个是学到了什么是风险,怎样去进行风险控制。

  其实,风波渡尽后,大家都想问的一个问题是,经过同样的周期,处于同样的环境,为什么最后是三一重工深蹲后跳得最高,并站在了国内机械行业的领头位置。

  向文波一笑,“其实在那样的形势下,大家能做的事情都差不多,无非节流、转型、创新等,三一重工胜出的其实是细节、文化、价值认同等软实力”。

  记者清晰地感受到当年锋芒毕露的向文波如今更加内敛,犹如蓄势待发前的静水流深。他一再谦称,三一目前并非世界级的工程机械巨头,他希望再用五年能与小松、卡特彼勒比肩。

  向文波并不多从布局、业务、并购等经营角度剖析三一,他更愿意谈企业价值与趋势,这有点“由术近道”。他认为需要从一个更大的格局来解读:三一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是中国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样本。

  “我觉得上一轮波动,实际上是国家重大发展思路的调整。或者说是顺应时代要求,我们在转换跑道、转换发展思路与发展理念的一个周期。”向文波说。

  向文波认为,中国经济有足够的韧性和弹性支持公司可持续稳定地增长,小调整会有,但像此前那样的大波动基本不会再有了。

  此外,向文波认为工程机械从大概念说是人工替代。他判断中国的人工替代在未来将达到高峰,这同样是工程机械行业核心潜力所在。

  在这样的市场推演下,三一重工要继续推进国际化,要继续加大智能制造的转型。

  “智能制造我们刚开始尝到了甜头,工业互联网平台树根互联取得了一些成果,现在我们正将所有设备都接入树根互联。我们继续加大技术创新力度,企业最核心的还是产品竞争力。总之,想要立足新时代,就要实现更高质量、更高速度、更高水平的发展。”向文波说。

  回看三一重工近年来的跌宕,似乎上演了一部“王者归来”的戏码,实际究其核心,三一重工一直谨守自身价值,初心未改。

  “尽管行业那几年很困难,但我们也从来没有动摇过信念,一直把三一重工做成世界级企业作为目标。”向文波说,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公司潜下心来布局流程信息化、加大研发投入、提升产品性能,才有了如今脱胎换骨般的三一重工。

  这里用公司董事长梁稳根“既要变革,更要回归”概况三一的精神内核。变革不用赘述,梁稳根所说的回归,就是要回归精神原点,他认为三一过去的成功,是坚守价值观的成功,“在新的发展阶段,我们要始终坚持‘品质改变世界’的信念,坚持‘三个一流’的信念”。

本版导读

2019-10-21

壮丽70年 行业排头兵之三一重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