囿于资金短缺 *ST盐湖碳酸锂两大项目进展迟缓

2020-01-15 来源: 作者:池北源

  证券时报记者 池北源

  

  *ST盐湖的碳酸锂业务一直被投资者看好,曾经有超过4亿元净利润。

  不过,现在正面临两个问题,一是长期资金短缺,项目进展不及预期;另一个问题是价格低迷,新进产能增加,盈利空间下降。

  资金短缺 扩产滞后

  *ST盐湖下面有两家公司从事碳酸锂业务,一个是蓝科锂业,另一个是和比亚迪合资的青海盐湖比亚迪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前者目前已有1.1万吨产能,正在建2万吨产能,后者计划上马3万吨产能。

  证券时报记者咨询一位蓝科锂业内部人士,其表示2万吨产能今年6月份将投产。该项目已经酝酿多年,一直无法真正投产,如果6月份投产对*ST盐湖而言也是好消息。

  不过记者从另外渠道得到的消息,该项目因为资金紧张,投产可能没有这么快。

  这也可以和公告相互印证,*ST盐湖11日公告显示,2019年碳酸锂平均价格较上年同期下降27.40%,主要原因是受国家新能源企业补贴政策影响,另外是因蓝科锂业2万吨项目资金需求,为了确保随产随销,保证资金及时收回,对提货达到一定量的客户进行了折扣。

  同样是11日的公告显示,蓝科锂业2万吨碳酸锂项目部分装置已投入运行,正按计划加紧项目建设。这里用了“部分”一词,业内人士解读,这就是说即使是投产,也不是2万吨全部投产,只能是上马一部分而已。

  蓝科锂业成立于2007年,一开始主要依靠北京核工业五所和一个自然人带来的技术专利,但由于工艺关键环节吸附剂制造成本和破碎率过高,提锂效率比较低。该公司2010年推翻原来技术路线。

  察尔汗盐湖提炼锂没有可以借鉴的技术,主要原因是卤水中镁和锂的含量是500:1,镁锂比太高。2013年,蓝科锂业主要精力用在建设和填充吸附塔,建了120个吸附塔,废卤水流过后,吸附剂就会将锂吸附起来,成为氯化锂,氯化锂吸附之后含量只有2~3克/升,需要进一步提纯,2014年公司建了一个5万多平方米面积的盐田,氯化锂含量提升到25~30克/升,之后碱化处理成为碳酸锂。

  2014年后,蓝科锂业逐渐开始大规模工业化生产,从2015年的3705吨提高到2016年的3802吨,2017年年达到8002吨,净利润从2015年亏损3345万元逐步增长到2016年盈利1.35亿元,2017年实现7.44亿元销售收入,实现净利润4.2亿元。

  然而现在有了很大不同,那就是碳酸锂价格大幅下跌,从高点20万元/吨下降到现在的4万多元/吨,目前华东地区工业级碳酸锂市场价为4.34万元/吨左右。

  蓝科锂业去年上半年实际生产碳酸锂4823吨,1-6月累计销售碳酸锂4244.5吨,利润总额8003.99万元,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61.28%,主要原因就是碳酸锂价格明显回调。

  去年上半年蓝科锂业营收2.4亿元,以此计算,碳酸锂成本为3.25万元/吨,平均售价为5.65万元/吨。下半年碳酸锂价格继续大幅回调,虽然还能盈利,但盈利规模已经很小了。

  碳酸锂成本非常重要,这是投资者看好*ST盐湖的关键原因。2015年蓝科锂业内部人士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成本可以降到2万元,几年过去从报表上看降成本并不容易。

  蓝科锂业生产的是工业级碳酸锂,可以交给天齐锂业等进行加工,用于生产电池级和食品级甚至金属级碳酸锂,工业级碳酸锂一般会比电池级价格低8000元/吨,其出厂价格要比后者至少低于此数,下游才有利可图。

  “蓝科锂业可以只做工业级,只吃资源饭就好,让天齐锂业做下游加工。”接近蓝科锂业的人士介绍,后续加工需要专业技术,这方面蓝科锂业并不擅长,或者成本太高,最好不要碰。

  对于没有矿资源的企业来说,碳酸锂成本是一个动态过程,去年上半年天齐锂业的碳酸锂成本为3.5万左右。有统计显示,使用*ST盐湖提锂及澳大利亚泰利森锂辉石矿提锂,生产成本在2万~4万元之间,是低成本区,完全依靠外购矿的生产成本在6万元之上。目前的价格外购矿已无利可图。

  盐湖比亚迪“黄了”?

  比亚迪想要打通产业链,就在蓝科锂业之外,又和*ST盐湖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盐湖比亚迪成立的时间比蓝科锂业整整晚了10年。

  按道理,有了积累的经验,盐湖比亚迪应该更快投入生产才对。

  比亚迪曾表示,在盐湖提锂吸附剂制备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掌握了从盐湖卤水中提锂的锂吸附剂的制备技术,该科研突破是盐湖商业化提锂的关键。似乎连技术也和蓝科锂业不相同。

  早在2017年12月, 比亚迪就宣布将启动建设“年产3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该项目已取得青海省经信委备案通知书,总投资48.49亿元。2018年2月正式宣布启动。

  但是随后在*ST盐湖的2018年年报中,提到该项目“正在准备前期工作”。2019年半年报提到,与比亚迪合作建设的3万吨碳酸锂拟采用比亚迪公司BOT方式建设,双方正在就有关具体事宜进行协商。意思是项目将由比亚迪一方垫资,将来投资完成之后,再进行回购等处理。

  据记者多方了解,该项目截至目前尚未启动,比亚迪一方一直没有投资,业内甚至有该项目“已经黄了”的说法。*ST盐湖钾肥证券部表示,该项目的确出现资金困难,没有那么多建设资金,双方还在协商解决。

  蓝科锂业2万吨扩建项目总投资31.32亿元,需要资金量不小。同样,盐湖比亚迪的3万吨项目需要投资近50亿元,更不是小数目。类似投资都需要融资,这两个项目资金短缺的原因是股东没有继续投入,受*ST盐湖高负债影响,金融机构也不愿意贷款。

  除了投资进展不佳外,整个碳酸锂行业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行业从供不应求,出现了供需平衡,到阶段性供过于求。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盐湖提锂技术突破后,其他公司也在扩产。

  2018年国内碳酸锂生产总量共12.1万吨,其中盐湖碳酸锂产量占比24.8%,2019年国内盐湖碳酸锂产量同比增加17.5%,包括蓝科锂业、青海锂业、青海中信国安、五矿盐湖等在内的多家企业年产量均超过5000吨,盐湖碳酸锂多用于锰酸锂与磷酸铁锂。2020年,若青海的碳酸锂企业按计划达产,市场新增碳酸锂供应约4.6万吨。与此同时,锂辉石也在扩展,整个行业不容乐观。

本版导读

2020-01-15

聚焦*ST盐湖超400亿巨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