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IT瓜农抗疫减灾记

2020-02-15 来源: 作者:余胜良
  图片来源:瓜农吴雄杰的微信朋友圈 官兵/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

  

  吴雄杰是那种喜欢分享喜悦,将压力暗自消化的人,可是1月30日那天,他在朋友圈里发了不那么喜悦的一段话:“受疫情影响,海南冬春季农产品无法运出,其实也是重灾区。只是这些群体,你们看不到。”这文字让配图也显得很沉重,女工在一大堆蜜瓜里劳作,在此以前,一般这种配图都给人丰收喜悦之感。

  大年初二,吴雄杰就下地干活了,1100亩种植面积,每个星期都要摘一批,农忙不等人。瓜一批一批摘下来,从成熟到卖出去,有10-15天的窗口期,过了这个期限,瓜就会坏掉,这就是生鲜瓜果生意的难处。

  1月24日,武汉封城第三天,他还在朋友圈里说,这是红红火火又一年。

  疫情

  疫情影响马上开始了。

  没有人来收购,物流和市场销售不畅,蜜瓜运不出去,价格约在0.5-0.6元之间。雪上加霜的是,吴雄杰去年和深圳乐沃果业签订了900亩蜜瓜合作协议,提供订单生产,履约不到50亩,市场行情不好就开始毁约。附近还有其他种植户也因此受损。

  滞销,对农民来说是损失,如果捐给武汉人民,也是为灾难中的武汉贡献一份力量。吴雄杰担任大股东的乐东春暖花开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和武汉的一家企业合作,将8万斤蜜瓜半卖半送,乐东当地一个农村几个个体户自发给武汉捐助了35吨的水果蔬菜。

  2月1日,这批冬季瓜菜从三亚出发,发往武汉。吴雄杰这1100亩种植面积的蜜瓜,年产量要达到500万斤,这只是个零头。2月2日,媒体报道了吴雄杰等种植户的遭遇,情况有所好转。他手机频频响起,各地订单都来了,13日,记者采访他的40分钟就被打断好几次。“原来主要是通过批发商,现在批发商不见了,就主要通过电商卖。”这些电商包括抖音等。2月13日这一天,他都忙着带工作人员打包,这天销量达到2万斤,价格卖到了2元。蜜瓜价格波动大,一天一个样子。

  吴雄杰和每日优鲜等平台也有合作,这些平台讲品质,价格也不错,和他的定位相符合。但是这些平台的销量太小,走不了量。“我看淘宝一个官方说法,他们平台帮助老百姓卖了500吨蜜瓜,也许对淘宝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量,其实对农批市场来说,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未来一个月出来的瓜,我估计都要10万吨以上。”和淘宝的合作,让吴雄杰很犹豫,淘宝有个助农项目,淘宝也拿出流量做支持,出货的确快,但是价格远远低于市场平均价。因为要走量,这个平台并不要求品质,只是拼价格,最终导致果贱伤农,最后成了卖次品的地方,对农业生产消费升级不是促进而是减弱。这对淘宝倒是无所谓,淘宝按流水抽成15%。

  显然,如果走淘宝,瓜很快就能卖出去,但按照淘宝的价格,吴雄杰营收只能打对折。吴雄杰走的是品牌路线,瓜种都要8毛钱一粒。

  初心

  不同于普通农户,吴雄杰一开始就是高举高打。

  1997年,吴雄杰加入天涯初创团队。对很多骨灰级网民来说,他们更加熟悉cocoboy这个论坛ID,这是吴雄杰任天涯论坛第一任站长的网名。此前,他编过软件,在钢铁公司中任过职。

  2015年,吴雄杰辞去天涯社区华南大区总监一职。“我要辞职了。”2015年3月底在香港,他向友人说:“我现在收入也不错,但是我不甘心就这样了,我想把海南农产品做出品牌卖出去。”他懂市场懂品牌,拉来懂农业种植技术的朋友一起合作,当年公司就成立了。他经常晒美食,感叹海南有这么多好东西,要么外界不知道,要么被贱卖。他有一个大产业梦,蜜瓜只是开始,火龙果、杨桃都在涉猎范围。

  他的家乡——海南乐东,刚好就是蜜瓜的主产区。网纹甜瓜这个产业,山东河南领先,但是海南可以做反季节。新疆吐鲁番地区的蜜瓜,6-7月采收一季,9-10月采收一季,上市期在夏秋季节。海南岛夏季天气过于炎热,不适合种蜜瓜,其余9个月适合蜜瓜生长的季节,蜜瓜的生长周期大多在90-100天,如果安排得当,一年可以种三轮。海南蜜瓜的上市期主要集中在当年11月到次年4月,海南蜜瓜正好和其他产区错开。

  科学种植,吴雄杰的瓜甜度高,味道好。采摘前要进行3次糖度测试,第一次测试在预计采摘日期前7天进行,3-4天后第二轮测试,如果中心糖度达到了采收标准(通常是15度)就开始严格控水,在预计的最佳采摘日采摘;否则2-3天后进行第三次测试,糖度还达不到采收标准的话,就整批淘汰。

  为了和山东蜜瓜错开上市,保证质量和售价,吴雄杰只种两轮,种的主要是玉妃蜜、西州蜜25和网纹瓜,一个批次间隔一周时间,每批上市5万斤。没想到错峰供应,刚好遇到这次肺炎大爆发。

  算账

  年前,地头价约在1.8元-3.8元/斤,去年12月1日,吴雄杰给蜜瓜测蜜度,12月7日往重庆发了3车,12月9日又发了4车,一切都很正常。按照这个价格水准,吴雄杰今年销售额可以达到1300-1500万元,毛利率在30%左右,这是一个正常利润水准。

  蜜瓜种植已是高投入高产出,没有一定的资金实力根本玩不转,海沙地的租金连年上涨,每亩在2500-3500元之间。吴雄杰的种子投入,一亩地就要1600元。近6个月,吴雄杰在地里就砸下1000万元,40个长期工,每个月工资支出要30万元,“现金流很紧张,要靠银行贷款支撑,下个月要还50万元,好在现各种扶持政策下来,贷款延期了。”

  前年行情好,蜜瓜同期售价6元/斤,吸引了很多种植户,海南现在有65万亩蜜瓜种植面积,同比增长了50%,去年海南蜜瓜产量就要超过新疆,乐东是海南的重中之重,种植面积达到40万亩。

  在滞销初期,销售几乎为零。“海南经济主要还是靠农业,政府对农业很重视,本地还有一些优惠补贴。”吴雄杰表示,乐东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拉了一个微信群,里面有交通和公安方面的官员,只要运输遇到困难,他们就立马解决。现在依靠社区团购、直播、网店,每天能售出5000斤-2万斤。只是价格很不稳定,量也太小。1.5元的价格是吴雄杰的盈亏线,今年是否能盈利,关键还要看4月份之前的市场怎么走。

  吴雄杰希望接下来的市场能更稳定一些,现金流能回笼更快一点。

本版导读

2020-02-15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