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存量促增量 稳就业这样发力

2020-04-02 来源: 作者:江聃

  证券时报记者 江聃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制造业企业复工人数有所增加,非制造业从业人员指数虽有所回升但仍在临界点之下,体现出服务业就业指标偏弱,第三产业景气度偏低。在第三产业越来越成为吸纳就业蓄水池的背景下,这一信号需要重视。

  同时,制造业已经取得的复工复产成效也需进一步巩固。以汽车行业为例,目前行业企业复工复产率已比较高。但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指出,由于市场需求不足,企业库存增加,有可能在后续的一段时间里,一些企业的达产率还会降低。

  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稳就业与经济“活起来”相辅相成,在需求不足的情况下,企业必然不会盲目生产。当前投资应该主要坚持就业弹性标准。政策发力稳定制造业比重和扭转制造业就业弹性为负的趋势,并抓住服务业中吸纳就业能力较强的行业。此外,财税补贴措施需要更多用在给就业困难群体托底的“刀刃”上。

  就业形势改善

  基础还需夯实

  2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环比升至6.2%,创下了这一数据发布以来的最高值。同时,1~2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口同比减少66万人。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张毅撰文表示,2月份,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城镇就业压力加大,失业率明显上升。但就业稳定的基础条件没变,随着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实施,各项稳就业政策落地见效,预计就业形势将逐渐改善。

  事实也是如此。3月3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制造业PMI的从业人员指数分项为50.9%,比上月回升19.1个百分点,制造业企业复工人数有所增加。非制造业PMI的从业人员指数也环比回升9.8个百分点,至47.7%。其中,建筑业从业人员指数为53.1%,比上月回升20.8个百分点。

  同时,从国税总局跟踪的情况来看,居民服务相关行业复工复销迎来加速期,居民消费快速释放。特别是米面粮油、肉禽蛋奶及水产品批发复销率分别为101.5%和101.6%,均超过去年的水平。这为稳就业创造了有利条件。

  前期,稳就业主要依靠加快推进复工复产。下阶段,稳就业的挑战将主要来自需求端。特别是由于海外疫情还未迎来拐点,我国外贸进出口形势可能还会进一步恶化。

  从证券时报记者调研情况来看,企业已普遍反映会出现存在销售下滑甚至大幅减少情况。未来的影响包括:一是各种封锁隔离导致销售人员无法出国洽谈、合作,合同签订受阻进一步影响销售;二是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全球生产和消费需求下降,销售受阻。需要警惕,销售业绩下滑,汇款不顺等进而带来现金流压力,影响下一步生产经营。

  “之前能触发信保公司赔付机制的往往是风险较低、本身极少出现不付款情形的海外企业,保险的意义相对有限;如果接下来能将风险高一些的海外企业也涵盖在内,能帮出口业务多的企业分担更多风险。”一位上市公司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希望出口信保能够调整政策,帮助企业分担一些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教授、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主要成员丁守海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社会再生产过程包括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四个环节。需求端跟不上是目前的最主要问题。下阶段还要在引导需求上下功夫,并且政策需要给企业休养生息的环境,更多的在于放松管束。

  促进稳就业的着力点

  从需求“三驾马车”来看,投资是拉动经济的重要一环。近期围绕“万亿投资”、“新基建”的话题十分火热。丁守海认为,“六稳”工作中,稳就业居于首位。稳就业与民生密切相关,故而当前投资投向更应该坚持就业弹性的标准。特殊时期投资不应只强调生产率,更应强调就业弹性和民生。就业弹性是就业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率的比值,即经济增长每变化一个百分点所对应的就业数量变化的百分比。

  当前,我国吸纳就业的产业构成和主要劳动力供给都已发生变化。第三产业越来越成为吸纳就业的“蓄水池”。新增就业主力人群也逐步过渡到学生群体,其中大学生更偏好在第三产业就业。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认为,分行业看,服务业中的金融、商务服务(法律、审计、咨询等)、信息产业、教育、科研、公共管理、国际组织等行业中大学生占比较高。制造业中大学生占比整体较低,但部分行业如烟草、燃料加工、医药、电子设备、交运设备等也相对较高。政策的着力点在行业上应更加集中在这些行业中。

  分地域看,吸纳就业较多的省份主要集中在江浙沪等长三角、广东、以及河南、湖北、湖南中部区域。政策的着力点应继续引导就业人群在这些区域就业,以城市圈、都市圈的发展思路看待城市发展。

  此外,疫情发生以来,系列政策着力于通过稳企业稳就业。以阶段性减免中小微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的单位缴费为例,除了湖北外,各省份从2月到6月可对中小微企业免征前述三项费用,从2月到4月可对大型企业减半征收;湖北省从2月到6月可对各类参保企业实行免征。据人社部、财政部初步匡算,2020年阶段性减免企业缴费将在5000亿元以上,减半征收的基本医疗保险减少缴费规模约为1500亿元。

  丁守海认为,今年财政为失业者提供基本的庇护压力会比较大,失业保险兜底保障失业人员生活是财政支出的刚性,需要尽量把政策资源留用在“刀刃”上。

本版导读

2020-04-02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