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改变的生活

2020-04-02 来源: 作者:熊德志

  【托文言志】

  生活终须向前看,我们也总要先经历痛苦,照顾好自己和家人,好好活下来,才有机会享受未来的幸福。

  熊德志

  

  我们全家原本计划于1月24日(大年三十)举家去上海过年的。然后,计划去做一次新春假期旅行,目的地为东南亚某海岛。

  但突然因为十几个月大的小女儿因急性肠胃炎高烧不退,于1月21日紧急入住医院。于是我们全家连年夜饭都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吃的。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特别的一个春节。直到大年初五(1月29日)女儿才病愈出院。整个春节期间,一直奔忙于家和医院之间。

  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香港已因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了抢购潮。于是大年初六去超市采购,结果发现酒精和消毒液卖完了,新鲜蔬菜和鲜肉卖完了,大米也卖完了。这才回想起,两天前在医院电梯间看到,香港特区政府已经将疫情防控等级由“严重”提升至最高级“紧急”(彼时公立医院已经禁止探视病患了)。

  紧接着,我所在公司为及时启动应急方案,全司于农历正月初十(2月3日)如期复工。于是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2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我正在做午饭的时候,突然接到表弟打来的电话,说老舅突然走了。大约中午十一点半左右,老舅一家准备吃午饭,他还想着要喝一点白酒,刚刚倒完酒,人就从座位上瘫了下来。打给120,救护车来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2019年7月份,老舅做了一次肝脏手术。我春节前回老家,在1月18日下午去看望老舅。知道老舅做了肝脏手术,所以就不再送酒了,而是送了一点铁观音茶叶给他。

  老舅去世一周后,老家打来电话,家族最年长的大伯父也走了。

  此前,就在1月18日晚间,我回安徽老家与一帮诗人聚会,席间有一位诗友,次日(19日)经武汉至荆门,在荆门市下属的钟祥市,遭遇封城,再不幸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等我得知消息时,他已经在钟祥市人民医院住院,而且上了呼吸机。几天后,竟然在媒体上看到他于2月13日不幸离世的消息。

  彼时,我虽然在香港已经得知武汉新冠肺炎传播的消息,但1月18日晚聚会时,也并不知道他要去武汉。

  我也是在匆匆一聚之后,于19日下午就从合肥飞深圳了。20日下午,又回到香港。直至目前,依然留在香港。

  这段时间,每天耳闻目睹的都是一些有关疫情的悲剧,看到人祸官祸相藉导致的各种不幸,及现时的各种不堪景象,内心极其惨淡。如此境况下,又不断地接连传来噩耗,心中不免悲凉。

  同时,因为疫情对所从事的市场工作和公司业绩都造成一定程度影响,故而难免心生忧虑和压力。

  我自认不是悲观主义者。我应该是个追求客观和理性的人。在国内疫情公开时,我没有很多人的盲目乐观,也没有悲观,只是预见到可能会造成的影响。只是春节期间,在病房陪伴小女儿时,考虑该如何应对这场危机。覆巢之下无完卵,作为个体,在社会公共卫生危机或社会事件面前,是渺小和无力的。而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正确认识风险和危机,及如何远离和规避。

  目前,新冠疫情已经演变为一场全人类的灾难。以现在全球情形来看,于家,于国,于全人类,2020年都注定将是一场巨变。

  覆巢之下,就算中国疫情控制得较好,也难以在全球衰退、消费需求下降和供应链失衡之下独善其身了。

  而对于很多行业,及众多从业者而言,已经是大祸临头,因为疫情导致的失业率上升,将会令很多人失去生计。而对于在疫情中丧生的人,还有他们的家庭,则已经造成了人道灾难。

  在疫情非常时期,才知道日常是多么的难能可贵。比如看一眼落日。比如和家人一起围坐在桌前吃一顿饭。比如陪着牙牙学语的小女儿一起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

  在一场大变局中,其实我们很多时候是无力改变什么的。唯有祈求上苍眷顾,唯有做好应对的准备,此外别无他法。

  生活终须向前看,我们也总要先经历痛苦,照顾好自己和家人,好好活下来,才有机会享受未来的幸福。

  (作者系香港金融从业者)

本版导读

2020-04-02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