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必罚、罪罚匹配很重要

2020-04-29 来源: 作者:木木

  【缘木求鱼】

  典轻、典重,并非问题的关键,罪罚匹配,而且有罪必罚、谁都跑不了,才是治理的关键。

  木木

  

  “乱世须用重典”,是古人经常念叨的一句“警世恒言”,流传至今,仍很有生命力。除了字面意思外,这句话其实还隐含着另外一层意思,即“盛世慎用重典”。

  两层意思,各有自己的逻辑,甚至也各有自己的象征意义。

  就前者而言,天下大乱,人心不古,一切都处于非正常状态,此时此地,要想把人世间的混乱关系理顺,使人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正常起来,“和风细雨”肯定没用,非借助严厉的刑罚不可。这几乎是一种本能性认知。其实,这种认知里是预设了一个前提的,即重典——严厉的刑罚——是人人恐惧、避之唯恐不及的东西。因为有这样的预设,人们自然就能很顺利地推导出“重典之下,人人乖乖,从而天下大治”的美好愿景来。重典治乱世,也标识了治世者的雄心壮志。

  就后者而言,也是存在了类似预设的,即生活在盛世之人,都具备相当高的道德水准和自律能力,当然应慎用重典来约束行为;人人如此,岁月静好,世道当然就格外和谐。在这种情况下,若还保留重典,就很违和、有煞风景之嫌了。这当然也存在象征意义,即盛世之下,宽和之治是一种美德。

  因此,无论是“乱世须用重典”,还是“盛世慎用重典”,其立论基础都存在相当的主观成分,其能量满满的象征意味,当然也很想当然。也正是因为形而上因素爆棚,现实生活中,就难免问题频频。毕竟,人心格外活泛,只要有适宜的条件,人的心思变化起来,也真是容易得很。总而言之,只要诱惑足够大、只要被抓住的概率不是百分百,收益大于风险的事情,肯定有人做,而且还会争着做。

  所以说,在“罪罚”这种很严肃的事情上,应当尽量避免主观因素捣乱。典轻、典重,并非问题的关键,罪罚匹配,而且有罪必罚、谁都跑不了,才是治理的关键。无论是乱世还是盛世,罪罚不匹配的后果都很严重。“乱世用重典”,很容易产生过分之罚,这无异于一种恐吓治理,既很难让人心服口服,得到的暂时治理,也几乎就是“恐怖治理”,很难获得根本上的成效。“盛世无重典”,又很容易导致失罚之罪、轻罚之罪泛滥,心存侥幸、以身试法的人就难免越来越多,或许,盛世就是由此开始了向乱世的转化。

  观察古代盛衰转变、盛衰轮回的历史,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正是因为总有人纠缠于罚轻、罚重的象征意义,坚守极教条的认知,一个又一个的盛世,就终于难免向乱世的转变,而乱世则连绵拖延,让人和社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就此而言,盛世用罚,就显得更重要,越是盛世,法网越要绵密,只要犯了罪,就一定会有相匹配的惩罚,谁都逃不掉;法网越绵密,预期就能越快形成,人人自觉守法,盛世当然就越有保障。

  《封神演义》里有个周文王“画地为牢”的故事,人们对此的观察点很容易聚焦于文王的宽厚、仁义,以及犯人的忠厚、老实。但这个问题的真实面貌是,“画地为牢”能成为现实,根本保证 是文王精通先天八卦,犯罪之人即使逃出“圈外”、躲到天边儿,也能被文王掐算出来,很快抓住。没有这个“金刚钻儿”,文王别说“画地为牢”,即使造个铜墙铁壁的牢笼,也无法囚禁住一颗侥幸爆棚的贪婪之心。

  所以说,一个事情的根本在哪儿,一定要搞清楚。所有作奸犯科者,总能很快地被抓住,并得到公正的惩罚(罪罚匹配),无论是社会秩序,还是市场秩序,乃至别的什么秩序、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容易就能和谐起来。尤其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只要能抓住有罪必罚、而且一罚到位这个关键,许多事就很好办,许多麻烦事也完全可以避免。毕竟,预期摆在那儿,谁还会没事儿找事儿?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本版导读

2020-04-29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