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和秩序的较量

2020-04-29 来源: 作者:余胜良

  【念念有余】

  人类就像一个昂扬的股市上升曲线,偶尔有回调,整体还像买了加速包一样,不断往上蹿。

  余胜良

  

  我小学时常常和小伙伴到村子北边的河闸上玩,河闸比脚面宽一点,一边是水,另一边是水泥地,水泥地离河闸有四五米,小朋友沿着河闸从一侧到另侧去,稍有不慎就会摔下去。

  整个过程每一步都不能出错,身体不能失衡,注意力高度集中。我和小伙伴们不但能走过去,还能走得很好。

  我们所做看似简单之事其实很复杂,出错概率很高,但是我们有防范意识,将出错概率大幅降低。人类学习能力惊人,复杂的技能掌握后,就会有条不紊地执行下去,比如种地,从留下种子,到平整土地,再到播种,锄草、浇水、施肥,喷洒农药,收割,储存,中间环节众多,稍有懈怠就会导致收成不佳,但这种意外情况很少发生。

  房间内物品放置总是倾向于混乱,地面总是会脏,还时常有蟑螂出现,但是这一切都会在小心收拾之下,变得整洁有序。如果智商和能力下降一些,很简单的事情——比如下班回家——也会变得困难重重,在路口上可能迷失,可能走不上正确的班车,被路上的某个新奇事吸引,忘掉了回家这件事儿。有很多干扰因素,让事情走向混乱,但是人们有清晰的目标,不会轻易被干扰。

  小学生伏案写作业,一点点积累知识,掌握技能,跟着小伙伴和家人学习社交技巧,就是为了未来能在参加工作后,能有一技之长,学会合作。这个过程如此之长,人们也能一步步走下去,不骄不躁的一步步来,人类还禁止童工,是因为知道欲速则不达,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对社会更有益处。

  事情总是很容易变坏,但是勤奋而小心的人们总是能及时采取措施。

  事情还变得越来越复杂,人们学却总是能驾驭前行。比如小时候学自行车,后来可以驾驶摩托车、轿车。小时候和小伙伴玩游戏,大一点结婚生子,难度都几何倍的增加。

  生活工作便利是和复杂程度成正比的,不懂的事情有懂的帮忙做,多数事情不必躬亲,是因为掏钱收购了服务,这些服务已标准化,比如微信,需要很多程序员在背后支撑。谁能想象会没有电?即使在疫情之下,电力也不会停止。一切缺少就会导致混乱的资源,都在他人配合下有条不紊的供给,而且我们越来越认为这是自然而然的。

  生产规模,公司规模都越来越大,分工越来越细,需要合作的地方越来越多,很多合作都需要跨区域甚至国别,这都需要进化沟通方式和管理能力同步提高。

  人们在挫折和困难中学习,不断做出修正,这和育种类似,大量种子才能选出好一点点的种子,然后不断优化。假如选出优良种子的概率是百分之一,人类也会将者百分之一变成百分之百。科学家做试验也是如此。

  不过还有另一面,因为社会运行越来越复杂,个人掌握的技能要越来越窄而专,才能适应分工。构成经济运行的要素越来越多,就像齿轮一样块块紧扣,一旦哪里缺了一环,或一块运行不良,就会整体错乱或者停摆。农耕时代的复杂程度,就远远比不上工业时代,工业时代又远远比不上现在。

  这就是脆弱性。

  人类就经历过足够多的黑天鹅后,就越来越有经验,修复一部分漏洞,比如近代史上经常出现经济危机,但是经济危机越来越没有危害性,大的经济危机越来越不常见,以前还在论证政府是否应该救助企业和民众,是否该货币宽松,现在第一反应就是货币宽松。

  疫情影响如此之大,尽管不停的检讨政府对策,检讨医疗条件,如果这样的疫情发生在十九世纪之前后果不堪设想,目前还没有造成太大的人类灾难,就是因为防护修补能力增强的结果。疫情试图将世界向混乱一面拉,力量强大,但是我们做出了反应,力量同样也不小。

  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就不必太过悲观,人类就像一个昂扬的股市上升曲线,偶尔有回调,整体还像买了加速包一样,不断往上蹿。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本版导读

2020-04-29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