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价权不是喊出来的

2021-01-28 来源: 作者:木木

  木木

  

  这些日子,一众人士在“南向资金抢夺港股定价权”问题上连连热喊,喊得虽然过于感性,但有可能对市场情绪产生扰动,所以,这个问题还是有议论的必要。

  “定价权”,是权力,也是权利。在市场条件下,其源出路径无非两条:其一,由垄断而来,其二,由市场博弈而来。

  就前者而言,无论是自然形成的垄断,还是政策性垄断,定价权的获得和行使,都较为干脆利索,而且强势,“外人”抢夺这种定价权的难度很大。比如,淘宝立市之初,对入驻小商户不但不收费,而且还有各种形式的优待,但当其生存无虞并形成一定广度和深度的垄断后,对小商户的入驻行使定价权,就是其天然且很难被褫夺的权力和权利。由政策性垄断而得的定价权,更无需赘言,烟草、水、电之类的定价权,外人都很难扰动,更别说抢夺了。这一点不惟中国如此,全世界都一样。

  由市场博弈而来的定价权,也可以看成“前垄断”定价权,因为但凡有一点儿雄心壮志的博弈方,几乎都会本能且千方百计地寻求某种程度的垄断,毕竟,难以撼动的定价权,是垄断皇冠上最耀眼的明珠,人人爱。

  因为时空不同、形势不同、市场条件的不同,这种博弈出来的定价权,就天然充满了变动性,极端情况下,某人前一刻还牢握定价权、喊价少一分钱也不行,后一刻就权柄尽失、反而成了案板上的肉。攻守转换,变动剧烈。由于涉及巨大的现实利益和潜在利益,在确立定价权或定价权变动的过程中,博弈参与方的动作往往都会很大,许多时候,用“抢夺”二字形容场面,倒也恰如其分。

  历史上、现实中,这样的例子很多,尤其在资本市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等处,为了定价权的归属而发动的博弈,场面往往更为激烈,甚至激烈到以命相搏的地步。不过,这种场面格外激烈的博弈,在外在表现上,特点还是极为鲜明的。参与方之间的博弈,往往都在桌子下面静静展开、深入,没人一上来就大喊大叫、甚至把牌亮明了打的,即使铁了心“夺权”,也都是暗中使劲儿,不到终极一击那一刻,绝不出声。这也可以理解,注意力聚焦在生死之上,没人顾得上嗷嗷叫。这也几乎是所有动物以命相搏时的本能表现。这种时候叫得越欢的,往往不是看热闹的,就是发癔症的。

  单就这个角度观察,所谓南下资金“抢夺港股定价权”的观点,实在有点儿无厘头——“叫板”的样子就不对。如果冷静下来,充分考虑港股市场的基础条件、交易规则、资金和交易规模、投资文化和习惯等因素,恐怕就不会轻易喊出“抢夺定价权”的口号;内地投资者与香港市场的交流尚浅,投资者之间、投资者与上市公司之间、投资者与市场之间的博弈也极不充分,总共没“交手”几次,不知深浅,“抢夺定价权”的条件显然还差得远;更关键的是,南下资金之间远未达成足够深的信任度和共识,“抢夺”当然也谈不上,内地市场许多时候都搞不掂,惦记别的市场就难免底气不足。

  就现实情况看,南下资金持续流入港股市场,应该跟争不争定价权没关系,毕竟各种条件不支持。综合考量,资金持续南下的主要动力倒也比较清楚,一方面,手里的资金多了,A股市场短期走向难定、热门股估值高企、冷门股“雷”多不敢碰,只能分流到港股市场试试水;另一方面,在外围资金极度宽裕的大背景下,港股市场似乎还是资金“洼地”,预先“埋伏”进去等着有人来“抬轿”。在这种情况下,别管是热心人的临时起意,还是智虑深沉者的精心运筹,“抢夺定价权”的声声喊叫,也多少可以理解。

  但愿如此操作能有效果,毕竟资金流的背后,是一个个渴望有所收益的投资者。不过,市场复杂,稚嫩、漫不经心的操作,往往难以应付复杂的市场变动和激烈的各方博弈。这一点,历史已经反复证明过。

本版导读

2021-01-2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