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合肥效仿珠海?先问“体制”允不允许

2021-01-28 来源: 作者:卓泳

  证券时报记者 卓泳

  

  前有合肥“拯救”蔚来汽车、投资零跑汽车,后有珠海向一度身陷现金流危机的FF(法拉第未来汽车)伸出“橄榄枝”,地方政府积极拥抱未来产业,以新兴产业拉动城市发展的决心可见一斑。

  近年来,不少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积极拥抱创新,通过创新投资来引进优势产业,助力企业转型和拉动地方经济。但是,国资做创新投资比社会上任何一家投资机构都难。合肥和珠海的资本举动,颠覆了不少人对国资的认知。因为,对于合肥和珠海来说,这无疑是一笔风险投资。无论是当时的蔚来汽车,还是现在的FF,都曾经出现巨大现金流问题,一度濒临生死边缘。投成功了,可获得超额回报,投失败了,则需面对巨额亏损;对国资而言,还可能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担忧。

  地方政府资本运营是否存在边界?其实,与其顾虑边界问题,不如考虑如何在实践中梳理好国有体制与市场规律之间的关系。事实上,“合肥模式”并非人人都能复制,成败往往取决于三个方面:第一,对“投资失败是否归属为国有资产流失”这个问题作出明确定义,并对整个投资过程作出更加细化的合规管理。第二,在投资过程中给予充分授权,包括项目筛选、评估、投决、激励机制、退出分配等环节。第三,对成功投资论功行赏,以此增强投资动力。

  以合肥成功投资蔚来汽车来说,尽管遇上了相关领导的调整问题,但前后两任领导贯彻了统一的投资思路,使得项目成功推进;再如,合肥制定了“尽职免责”的条款,很好解决了因可能出现的投资失败而给干部带来的问责风险,消除了干部群众的后顾之忧。不难看出,“任期制”和“国有资产亏损”问题是国资国企做风险投资的最大挑战。“合肥模式”成功的背后,是在对风险投资充分认知的基础之上,摆脱了国有体制对创新投资的束缚,以更加接近市场的决策机制来判断投资标的。

  说到底,无论是社会资本还是国有资本,做投资都需要尊重市场规律。对地方政府和国资来说,还需要努力扭转传统观念,打破僵化体制约束,才能最大程度把握创新投资的胜算。

  (更多报道见A7版)

本版导读

2021-01-28

头 版(今日168版)